幫老爸拍張照  

《幫老爸拍張照》 導演中野量太 x 演員 渡邊真起子

Q:故事主軸是一對姐妹去探視14年未曾見面的親生父親,為什麼會有這個點子?

中野:我的作品一直以來都跟家庭、家人有關,我覺得可能是我六歲失去父親,由母親獨自撫養長大,所以我心裡常在想什麼是「家族」、「家人」。這部片算是獨立製片,資金有一半是自己出的,為了拍這片我也負債,既然都做到這地步,我就想很真實地面對自己,拍真的想拍的。

Q:既然跟自我經歷有關,為什麼改成女性視角呢?

 

中野:首先,母親在我心中很堅強,很重要。我只有兄弟,沒有姊妹,這片固然有我小時候的影響,但畢竟是fiction,如果完全按照我的背景去改編比較沒意思。還有我喜歡女演員,因為女演員的表現比較細膩,我喜歡把女性拍得非常有魅力,這是我的嗜好。

 Q:在寫這個三個女性的劇本上,有遇到困難嗎?例如片中「你不要抓我的胸部」的台詞,全都是你自己寫的嗎?

中野:是的,全都是我自己寫的。

Q:選角上,是什麼時候決定由渡邊小姐飾演媽媽的角色?

中野:一開始就是了。

Q:是因為符合堅強女性這一點嗎?

中野:我有看到渡邊小姐的兩面性。當然,渡邊小姐一直以來的形象比較強悍、激烈一點,但我覺得一定不只這樣,也有溫柔、母性的一面。

Q:渡邊小姐在演出上有碰上什麼困難嗎?

 

渡邊:導演非常嚴格,因為他心中對這角色有個印象,在我達到那個印象之前,他會一直要求我,不會妥協,雙方在短暫的拍攝期要互相溝通妥協,這部份蠻辛苦的。尤其一開始的幾個鏡頭,如果表現得太強烈,他會馬上導正。

 Q:導演最近在台灣受訪時提到,拍攝期只有11天,渡邊小姐擠出6天空檔拍完她的部份。拍攝期如此有限,在此之前的準備期多長?如何做準備?

中野:準備時間是不長,但功課做得很扎實,比如說一起讀劇本,一起做菜,而且是從零開始做的,培養出家人的感覺。

渡邊:比方說我們三個人今天決定吃水餃,就一起去買材料,從擀麵皮開始做起,姐姐個性比較急,後來就有點膩了。最有趣的是,後來連工作人員,如攝影大哥、妝髮都進來了,大家一起做菜,再一起吃。當這個準備工作結束後,就覺得這應該是個蠻好的開始。

中野:這其實是小事,但我深信這樣的作業很重要。雖然一起做菜吃飯只有一次,但吃是生活與家族中最基本的事,所以無論如何都希望能進行。 

Q:是怎麼找到片中飾演姐妹的演員。

中野:妹妹是我之前作品的主角,姐姐找了蠻久的。因為忽然想到姐姐五年前演過的一部片,當時覺得她不錯,現在的年齡正好符合劇中角色,確認還在線上後就找了她。我也有看姐姐的部落格,剛好她也有妹妹,感覺蠻合的,就安排見面。

Q:請教一下角色設定上的問題,為什麼將姐姐設定成酒店小姐?

 

中野:也許日本人跟台灣人的觀感有點不一樣,酒店小姐在日本有很多種,姐姐打工的這種一般並沒有出賣身體,這在日本不是一個很罕見的打工類型。這樣設定,也是想表現姐姐從小失去爸爸而對成年男人有點憧憬。

Q:飾演小弟弟的演員是怎麼找來的?

中野:只有他是甄選來的。我會按照小孩原本的個性去發揮,當我看到這個小弟弟時,就覺得他好可愛,好想保護他。

Q:電影的調性大抵平實,為何最後冒出一條電腦動畫做出來的大鮪魚?

 

中野:我一開始寫劇本就這樣寫,最後有條鮪魚飛躍出來。

渡邊:我在讀本時心想,應該是條小隻鮪魚,比較寫實,沒想到居然是用電腦動畫做出一條大鮪魚!

中野:員工試片會上,最後那場戲出來時,我坐在前面,聽到後面傳來哈哈哈哈的爆笑聲,回頭一看,就是渡邊小姐在大笑。

渡邊:這跟本來的預想不同,有種被背叛的喜悅。

中野:拍這作品拍得太理想,內心會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最後就搞這一招,是為了掩飾內心的不好意思。

渡邊:你在媒體面前講這種話,沒有問題嗎?(拉高聲

中野:當然,製片、很多人都有勸阻我,可是我沒有辦法放棄這個點,因為我一開始就想把這寫進去,這是她們一家子今後繼續往前走的象徵。

渡邊:結果其實你就想這樣做,並不是因為你害羞,才來惡搞一下。

中野:沒有錯(笑)。

 IMG_4588  

 觀眾提問Q&A

主持人:為什麼想拍這個題材?是原創或個人經驗?

中野:這是一個原創故事。為什麼拍這題材,因為我的作品一直以來都跟家庭、家族有關,這是我的第一部長片,所以我朝這方向走。加上我六歲時父親過世,由媽媽獨力扶養長大,這也是部分原因。

主持人:我覺得渡邊小姐在這部片表現非常亮眼,因為光是今年她飾演媽媽的電影,我就看到三片,這部的角色特別亮眼,有點固執又很可愛。我想問導演,當初寫這劇本時是以渡邊小姐為模板嗎?

中野:當初有這發想時,渡邊小姐不是頭號人選,但當我開始寫劇本,角色逐漸成形,我心裡想說,如果渡邊小姐能來演就太好了。

主持人:這角色跟渡邊小姐本身的個性類似嗎?或者渡邊小姐有利用什麼當原型來幫助揣摩角色?

渡邊: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我從來沒思考過我是個怎樣的人,所以也沒辦法說我跟劇中角色像不像。其實我也不太信任自己的感覺,反而一起工作的人,比如說導演,大家的想法反而在我演繹角色上更有幫助。

主持人:所以說是三個主角一起創造了家庭的感覺?

渡邊:的確。當我碰到這兩個女孩,我的角色才成立。我回想一下自己的個性,私底下其實比較嚴肅,沒電影裡那麼開朗。

 

觀眾1:我是陪朋友來看的,但看完後我還蠻喜歡的。我想問導演,片中幾次媽媽背對觀眾,鏡頭沒有讓我們看到她的表情,這樣做有何用意?

中野:你真是交到一個好朋友(全場笑)。我是故意要拍背面,如果大家對角色有認同感,應該很能體會當時媽媽的心情,所以我不需要特別去帶表情,反而希望她能用背面來演戲。

觀眾2:這部片處處有驚喜,最大驚喜在最後一幕,但我有一點不能釋懷,這片子有很動人的地方、很幽默的地方,可是迴轉一下就把我們的心情帶到另一個地方。導演有讓大家掉眼淚的能力,但是不是也很不願意讓大家掉眼淚,讓大家在很溫馨、窩心時,突然搞一下笑。是否你的個性有點調皮,不願太傷感?所以收尾的超現實讓大家驚呼一聲就結束了。

渡邊:對,他的個性就是很壞(全場笑)

中野:我就是以這目標去拍,你中了我的計了(笑)。我想讓大家覺得一下感動、一下好笑,人生就是這樣才有趣。

渡邊:這導演心眼不好(笑)

中野:但我要強調一點,我並不是寫幾個搞笑角色,而是因為她們詮釋很好,你們才笑。

主持人:聽說全世界各地觀眾都會問導演最後跳出來的鮪魚,為什麼這樣設計?

渡邊:鮪魚問題出現了(笑)

中野:其實我到德國跟俄羅斯並沒有人問,但日本有,台灣也有,可能因為台日文化比較接近。理由非常複雜、冗長,不太容易說明。其中有個涵義是:最後爸爸被鮪魚吃掉,表示三人終於可以跟他訣別,繼續往前進。這是我很想在這畫面表達的意思。

觀眾3:對導演來說,拍這片最困難之處為何?如何克服?片中飾演小弟弟的童星讓人印象深刻,請問導演如何指導?

 

中野:最難的是拍攝期很短,只有11天。因為時間限制,我沒辦法順著故事時序拍,得跳著拍,例如最後一場戲是第五天拍,當時兩個女孩還沒拍鄉下的戲就要直接演收尾,這對她們來說有點困難。

回憶戲本來設定是晴天,因為下雨而改,我本來想說,太好了,今天可以休息,但工作人員說一定要拍,不然拍不完。(主持人:改成下雨是不是也很符合回憶的感受?)對對對,結果來看,是很棒的畫面。

這位小弟弟是唯一經過甄選的。指導小朋友演戲,得看他本來擁有什麼,把這特質拉到最大;這個小弟弟看起來就是很可愛,很想保護他,我就是突顯這點。

觀眾4:我想分享看戲的心情,這片跟我小時候的情景一模一樣,我想請教…所以我看這片感觸很深…謝謝(哽咽)。

 

中野:謝謝(全場鼓掌)

觀眾5:我看這片覺得,最可怕的有時不是離別,而是不能好好說再見。想請問導演跟渡邊小姐,是因為心中也有些無法好好道別的遺憾,才拍這部片?

 

中野:我除了在六歲失去父親,也經歷幾次失去親人的痛苦,對我來說,比較常思考的是:留下的人要怎麼好好活下去,因此演變成這部作品。

渡邊:到了這年紀,我也有不少與人分別的經驗,有時確實不能好好道別,但要告訴自己,留下來的人要很正面,積極活下去,微笑面對。在這點上,跟這部作品有些關聯。

主持人:導演跟渡邊小姐最後有什麼想說的?

渡邊:這是中野導演第一部長片,在日本要上映比較辛苦,台灣有片商買,12月會上映,如果大家喜歡,請多多宣傳。

中野:這片剛開始規模好小,完全沒想到能參加世界各地的影展,能走到這一步,跟台灣的大家見面。藉著每次小小的放映機會,讓大家有感動,我就很開心。當然,還是希望盡可能把訊息傳遞出來。再說一次,126號會公開上映(全場笑),希望大家能進戲院支持。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