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夜  

主持人:再次以熱烈掌聲歡迎監製九把刀、導演Raye、攝影指導周宜賢上台。導演先說說話吧。

Raye:接下來就交給你們(對觀眾),請大家幫幫牠們吧。

主持人:監製說一下吧,拍這個題材肯定需要很大的勇氣跟傻勁,不容易執行,議題性也強,先跟大家談一下最初緣起吧。

九把刀:緣起的話,阿賢(周宜賢)來講比較合適(台上一陣討論後由導演說明)。 

Raye:其實我籌備了一年半,都找不到願意加入的人,包括製片跟攝影師;遇到阿賢後,有同樣想法的人聚在一起什麼事都變順利,他也找了九把刀。他們加入後很快就拍了,拍回來也覺得是很棒的東西,因為很想帶一些大家認識的角色出來,跟九把刀講後,就找上隋棠,因為她長期關注流浪動物的問題。

九把刀:我以前說過一句話:「我買過最貴的東西是夢想」,但重新計算成本後,我發現我買過最貴的東西是希望。很多人在網路上說他們喜歡狗,所以不敢來看這部片,寧願買票送朋友,但今天大家都來了。很多人說他們很喜歡狗,因而不敢接觸這樣議題的片,但我想說,如果你只愛你家的狗,事情永遠不會改變。你應該把你的愛擴大一點,我們這部片其實就是希望每位進電影院的人把一點責任感帶回去,試著關心所有流浪動物,這樣事情才會改變。愛你家的寶貝,就應該為牠的同伴挺身而出。

主持人:這是個議題性很強的紀錄片,但我想問一點技術性問題。拍人是很平等的位置,但拍狗很辛苦,尤其在這麼大的收容所,你要看到每隻狗的個性,還能捕捉到牠們在這段時間內的變化。跟大家談談拍攝和剪輯的過程。 

周宜賢:拍攝上沒有特別想做什麼,只是盡量捕捉狀態,拍的過程只有注意一件事,要帶出同理心,讓大家感受牠們感受的世界,才用這麼低的角度。

Raye:最辛苦的應該是阿賢,在裡面蹲14天。有一點很好玩,紀錄片捕捉的現實一直在變化,我們一開始只是抱持試拍的心情,想了解12天牠們會有怎樣的變化,像慢慢變瘦,這是一個禮拜只去一次感受不到的。 

九把刀:我補充一點,EMT過來!(觀眾鼓掌歡迎)。我們決定要救狗時,就決定打破紀錄片的界線,沒有打算客觀。阿賢跟導演請我去收容所看安樂死時,那邊殺了很多狗,因為我愛面子,進去之前就把全身感官關掉,我不打算在鏡頭面前流眼淚,被阿賢拍到,我就刻意保持清醒的冷漠。直到那些狗都被殺光,送去焚化場,我們開始拜拜,我也是面無表情地點了三炷香拜拜,一轉頭卻看到EMT,這個我看過最接近殺人犯的人,這樣一個常常在收容所照顧狗、幫狗拍照、找領養者的人,應該要把感官全都關掉,但在那時卻哭得像個娘炮。這麼接近地獄的人,該怎麼不用關掉全身感官就能承受這麼巨大的悲傷?就是因為有這麼勇敢接近悲傷的人,才有辦法用他的雙手跟相機,改變他所接觸到的世界,所以請你的朋友不要再害怕進電影院,把責任分擔出去吧!(全場鼓掌)

九把刀:EMT講一下。

EMT:我本來要趕過來看首映,但在我來的時候發生一件很有意義的事。霧峰一個下水道,有隻小狗困在那裡,所以我們調配潛水設備,進去裡面救狗,剛剛接到消息,狗平安無事,只有失溫而已,現在已經在睡覺,所以我來不及走進戲院,在外面等到現在。生命就是這樣子,在世界每個角落莫名其妙消失,只要你願意付出、關懷一下,沒有那麼難啦(全場掌聲如雷)

 

觀眾1:任何有在接觸台灣流浪動物收容所和法規的人,都知道現狀多不完善,但我發覺這片有很多正能量,不像我們平常去救狗或收容所感受到的肅殺。你們如何能夠捲起主觀意識,用這個平實、感人而正面的角度來詮釋? 

九把刀:在導演回答前先跟大家分享一下。各位回想整個看電影的過程,看到狗被這樣對待,應該有很多憤怒吧?但我覺得,當你內心開始澎湃、眼淚不斷流下,應該是在最後看到這些狗狗都有很好歸宿的時候。影片的節奏跟你的情緒反應告訴我們:嚴厲地批判一件事不會讓你獲得能量,只能讓你看清楚事情,若想發揮改變的能量,應該要試著感動大家,讓所有人看見改變的可能。

我跟他們商量拍片時對導演說,就繼續拍,如果最後沒人認養狗,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因為我堅持這片一定要結束在有狗被救出來。因為只有我們人可以改變這件事。如果拍到第12天都沒任何人領養,我就作弊,把一隻狗領養出來,在網路上寫一篇牠的故事,一定可以把牠送出去。沒想到拍到第34天時,導演跟阿賢決定做的最大的弊,是希望把安樂死名單全救出來,我覺得他們不客觀得很棒、很值得。改變才是這影片的重點,不是批判 

Raye:任何接觸這議題或去過收容所的人,都很難不恨這地方或工作人員,但其實你用理性思考,這些狗不是他們做出來的,這地方也不是他們蓋的,這是社會的需求,把矛頭指向他們是不公平的,當然這不代表他們做得很好。刀大其實給了我很大啟發,拍到一半時我真的非常憤怒,但這些東西現在都沒在你面前。他讓我知道,假設你今天要讓人聽你說話,誠實的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聰明的人會用對方可以接受的方式,才能達到你的目的,達到目的才是你要的效果。所以你們現在看到的《十二夜》是我把身上的刺都拔光後的狀態,希望真的因此有更多人走進戲院(全場鼓掌)

觀眾2:片中生病的狗會放進一間辦公室,辦公室裡也有籠子,裡面有隻雪納瑞,是不是品種比較好的狗會被區別對待?

 Raye:一定會有區別對待,因為牠們的機會比較高,所以會把小型犬、民眾有預約的狗,放在單獨隔離出來的地方,讓牠們盡量不要生病。

主持人:今天是首映,但因為時間的關係,場內的QA必須告一段落。各位還有什麼訊息要告訴大家?

Raye:如果大家覺得這部片還可以,請幫我們投下那個星星(金馬影展的觀眾票選單),也順便幫我們做個宣傳。還有從今天開始,希望你把這些故事帶在身上,也告訴朋友,以後不管遇到想要養狗或不再適合養狗時,這些故事都會提醒你一些事。希望在1129日上映前,大家可以幫我們推薦給親朋好友,讓牠們的故事可以被看見。

九把刀:我們這部片不是販賣愛心,不要吝惜你們在網路上的推薦。這部片不會扣除拍攝成本,扣掉戲院分成和交給中華民國政府稅金後的票房,全部捐出。希望政府把稅金拿去節育、不是撲殺。從拍攝動機到最後手段,都是要幫助流浪動物,如果大家在網路上推薦這部片,希望不要再寫「謝謝刀大」了,今天是我謝謝大家。 

page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