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北金馬影展11/04-11/24展開

跨海跳探戈  主持人:其實我都不好意思講,從小看萬仁導演的戲長大,《超級市民》、《超級大國民》、《超級公民》這樣一路看過來,這部新片跟過去一樣也在關注台灣問題,不過雖然是嚴肅的兩岸議題,但真的輕鬆很多。先請導演跟各位觀眾講幾句。

萬仁:我大概10年沒拍電影,都在拍公共電視的歷史連續劇,2008年我開始醞釀這個題材。你剛才提到所謂的「超級三部曲」,《超級市民》是1985年我跟阿西合作的,他得最佳男配角,那已經是28年前了。明明我跟她最早合作是《油麻菜籽》。顏正國更早,《兒子的大玩偶:蘋果的滋味》剛好是1983年,我今年從事電影剛好30年。

主持人:所以這部片是導演的紀念大合集了。

萬仁:今天特別榮幸的是很多電影圈好友蒞臨,包括導演、製片、學者,還有一些新的年輕朋友。我要特別提李行導演,因為這片子多災多難。人家說拍電影很像生小孩,懷胎10月,我好像在懷大象一樣,大象懷胎21個月。

2008年我開始想,三部曲拍完還能拍什麼?我還是想從歷史、阿公的題材切入。這片碰到兩個最大問題,一個是資金,一個是編劇。編劇由長期合作的廖慶松編,他也當監製,還有我妹妹跟她兒子都參與。這劇裡太多符號了,你看阿西的領帶是綠的,很多紅色、綠色。我一度想拍《蘋果的滋味》、《超級市民》那種反諷,但在資金難尋、劇本不斷更改後,改得輕鬆一點,但最後還是要取捨,把重點擺在阿公。這片子本來想從江霞這種深綠人士的兒子卻娶了深藍人士的女兒出發,酒會就很好玩,分兩邊;但想想坦然一點,藍綠是另一問題,就藉婚姻來談兩岸。李行導演一直很支持,他今天沒辦法來,但我還是要感謝他。特別介紹女主角王樂妍,她的表現很好,坦白講,我們從A咖一路下來都被拒絕或不夠成本,最後才找她;她第一次演電影,以前演電視,但表現相當不錯。男主角跟男主角的爸媽都是大陸人,臨時不能過來。片中的大陸爺爺不可能找大陸的來演,80幾歲了不可能過來,就找台灣的。(請坐在觀眾席飾演大陸爺爺跟台灣阿公的演員上台,接受全場掌聲)張爺爺是中華民國籍的北京人,口音沒問題。阿公在張作驥導演的《當愛來的時候》有個小角色,在這片是要角。

陳博正(阿西):看得蠻感動的,會促成一種反省,謝謝。 

飾演台灣阿公的演員:我是個老菜鳥啦,多虧導演指導,還在學習。

飾演大陸爺爺的演員:大家好(聲如洪鐘),我跟女主角一樣,第一次演電影(全場鼓掌),多年來都演電視,這次承蒙導演看得起,我看剪得好像比我演得好(全場笑),希望放映時大家多多捧場。

主持人:明明姐跟導演已經是最佳拍檔了,這次合作有什麼特別的感想?

蘇明明:特別辛苦,內心非常辛苦,片子完成,我心裡的石頭也可以放下(哽咽)(全場鼓掌)。真的,也等了很久很久,恭喜(笑)。

主持人:恭喜,感覺像孫子出世一樣。來,女主角。

王樂妍:大家好,我是王樂妍。看完片子覺得很感動,感謝導演用我,可以參與製作過程,感覺很榮幸。拍片過程學到很多,真的很開心。

主持人:好小子哥哥請說,練氣球有沒有花很多時間跟力氣?

顏正國:還好。感謝導演,讓我能再跟這麼多影壇大哥大姐們合作,以前都叫叔叔伯伯阿姨。導演這次叫我演個gay真是個挑戰,我太太一直問:導演為什麼選你演gay?(全場笑)我說這問題我也很想知道,改天再請教導演。希望大家多支持。 

 

觀眾1:現在這個版本想必經過很多考量,想請教導演,目標觀眾群會是哪些人?片中有很多台灣元素,如台灣高山茶、景點等,我看完第一感覺,這片或許有點在行銷台灣,給大陸觀眾看,想請問這是導演的意思嗎? 

萬仁:我從事電影30年來,拍片最大的過癮,讓太太(蘇明明)這麼辛苦,就是希望表達一個概念。我剛才提過,這概念從一開始的嘻笑怒罵到比較感性的《油麻菜籽》,都是台灣的過程,關心的都是台灣。這片其實很容易拍成《超級大國民》,我寫過一稿,朋友一看就說是《超級大國民》的續集,但我覺得時代在變,當初能夠看《蘋果的滋味》跟時代有關,人要到一定負荷程度才能接受反諷或自我解嘲。

李行導演曾經把前面一稿劇本拿給大陸,但他們意見很多,怕一堆,李導演就講很好玩,你把意見寫給我們,我們來拍,結果意見來了,李導演說不要拍了。不可能嘛,不可能為這個(大陸而拍),還是考慮台灣。但也不只有本土,你想那個John(女主角的洋人老闆)一定很多暗示,我們在嘗試啦,太重又會像教條片。 

我年紀慢慢大了,33歲拍《兒子的大玩偶》,34歲拍《油麻菜籽》,人家都以為我6364歲,但現在我6364歲拍起來像3334歲(全場鼓掌)(主持人:返老還童了)我是有這個企圖啦,但很怕失控,我講太多了…

主持人:可以談談片中音樂處理嗎?

萬仁:這版本最大不一樣是整個音樂重作,本來為了預算做midi,後來聽覺得不對就重作。原先不是在中影或杜篤之那邊做,也是預算的問題。我相信時代在變,浪潮一直過去,當然不是回到新浪潮、新電影,我們有幸看到世界、台灣、大陸在變,電影也在變,我希望30年後我拍的電影是另一個層次。

觀眾2:導演您好,我很喜歡你的「超級三部曲」。你剛才提劇本跟剪接一直在變,我想了解劇本從頭到尾的發想過程,不知時間夠不夠,可以多說一點嗎? 

萬仁:不知在座有沒有一位叫項小姐的記者朋友,她2008年在民生社區的咖啡廳碰到我跟廖慶松在討論劇本,那時就開始了。這裡面太多因素了,國民黨戰敗有三大戰役,我本來放在東北戰役的「長春圍城」,共產黨把國民黨包圍起來,想把軍隊餓死,結果軍隊一個人都沒餓死,但聽說餓死百姓20~40幾萬人,片中阿公的情人就是這樣餓死。

歷史要怎麼藉戲劇表現,分寸很難,很容易拍成歷史劇。我們在公共電視拍戲,不希望是連續劇,也不是枯燥的歷史劇。我拍《亂世豪門》講台灣的乙未戰爭跟一個家庭,我已經過世的媽媽有看,每次講到家庭豪門鬥爭她就很好看,講到歷史她就站起來。這是觀眾的喜好,但我們也不能完全為觀眾,劇本的更改太多太多了。

主持人:兩位爺爺跟阿西哥在現場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阿公先講好了,騎電動車上高速公路,演出時有哪場戲跟導演有激烈討論?

飾演台灣阿公的演員:一點經驗也沒有,老菜鳥啦,一切看導演執導。

萬仁:他跟我媽媽那代一樣是受日本教育出來的,非常敬業。

主持人:可是阿公在片中的心路歷程很複雜,所有戰爭都打過,也有在樓梯後面的內心戲,很可惜沒入圍最佳新人。

萬仁:其實一開始的版本是阿公在台北養老院,牆上寫完那些數字後就失蹤,女主角剛好有大陸朋友來,就帶著開始找阿公,然後去找昔日敗仗的戰友。所以你要問這過程可能講不完啦。以作者論來講,一個導演永遠在拍一個題材,《超級大國民》到現在也18年了,雖然林揚先生(註:以《超級大國民》榮獲金馬獎影帝,片中飾演一位走出養老院、尋訪昔日難友的白色恐怖受害者)也過世了,但對我來講,當他戴上同樣那頂帽子仍讓我感觸很深。爺爺以前在電視劇專門管服裝,他的豪爽與背景很合適,讓爺爺講幾句話。

飾演大陸爺爺的演員:電影講究的是真善美,本來這角色想請大陸演員來台,但製作單位考慮,你弄個80多歲老頭子到台灣來,如果水土不服怎麼辦?!所以他們想了半天就就地取材、廢物利用,把我找來了。我在電視界混了這麼久,口音沒怎麼變,就把我臨時打鴨子上架,結果呀,我不只會演電視,將來還可以演電影(全場鼓掌)

萬仁:文化部會限制每部台灣電影的大陸演員比例,結果他們以為爺爺是大陸人,說我們比例不對(笑)

page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這部片何時上映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