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與祝英台  

聞天祥(以下簡稱聞):今年4月金馬奇幻影展已經放過兩場《梁山伯與祝英台》(以下簡稱《梁祝》,趁金馬50邀請波姐來台,請她來戲院現場跟觀眾朋友見面。這部片各位應該已經看過很多次了,也不用再問《梁祝》緣起這些問題,觀眾應該比較好奇波姐這幾年的狀況,波姐除了最近越來越苗條外,生活重心擺在哪裡?

凌波(以下簡稱凌):現在在多倫多生活,平常就是兩人去打打球,做做運動。我是閒不住的人,像甄珍動得少,所以就發胖了(笑)。我是忙不停的人,勞碌命,沙發坐不久。我現在在那邊的生活很平靜、很悠閒,這次來參加金馬獎好像回到以前的明星生活。我的大兒子有兩個孫子,大孫子現在已經大學畢業了,小孫子還在唸書,看到自己孫子真好,說不出的開心。多倫多那邊比較閒,胡錦有時會找我登台,很多觀眾朋友的確也還喜歡聽我唱歌。我現在過得悠閒,也差不多到了回報所有愛我的觀眾朋友的時候了。如果要聽我唱黃梅調,有人找我,我還是會出來,唱到不能唱為止,好不好(全場:好!) 

聞:波姐有空要多回台灣來唱喔。

台下觀眾:12/2829要聽波姐唱黃梅調(註:指12/28~29晚上在國父紀念館的《經典黃梅調演唱會》,除了凌波外,演唱者還包括胡錦、李璇)

凌:你們這樣對我好,真是太感動了。我有什麼好呢?何必這樣對我這麼好呢?我真的是非常非常感激。

台下觀眾:過了50年都忘不了您,1963年您來台灣,對我們真是太好了。

觀眾1:請問畢國勇現在的情形怎樣?

凌:忙得很呀,每次打電話給他,都說:我在忙,我在忙,也不跟我多講兩次。問他,他就說:告訴你也沒用,你也不曉得。他都在忙一些做音樂的事情,喜歡幕後,不像他媽媽還這麼愛出風頭(笑)。他自己說,我現在是宅男,除了工作就是在家裡。

台下觀眾:那畢國智呢?

凌:他的新片《控制》22號在大陸60幾個城市同時上映,現在很忙。(聞:所以您為了金馬獎沒去參加他的首映,我們真是罪過)他戲上演,最近做著做宣傳,我們會通個電話,關心一下票房。現在拍一部戲多麼難呀,成本收不收得回來是一個問題,還要受觀眾喜愛,壓力很大。現在上映了,希望票房好、口碑好,像我們《梁祝》一樣。

聞:真是天下父母心。畢國智會請您給些意見嗎?畢竟您是影后。

凌:那時拍戲只是為了賺錢,對電影知識不了解,他自己是讀電影出來的,我們講了什麼都沒什麼用。(聞:會用以前經驗給建議,叫他改改修修嗎?)沒用吧,人家是讀電影出來的(聞:您就是電影史啦!)

觀眾2:請教一下凌波阿姨,昨晚金馬獎頒獎典禮,最後頒最佳影片時,所有影帝、影后坐在台上,您當時坐在上面在想什麼、心情如何?

凌:我年紀大了,能坐在台上跟大家見面,非常高興。坐在那兒的時候,本來是說有人喊名字就對鏡頭招招手,但我聽不到聲音,所以一直那兒揮手(僵硬揮手的模樣)。坐在上面的時候一直在想以前拍戲的事,拍戲的辛苦,收到很多影迷送的禮,有好幾朵金花、皇冠,我都放在保險箱裡好好收藏,還有一支掏耳朵的,不知誰送的,我很想知道,我都隨身帶著,耳朵癢的時候就拿出來掏。(聞:電影史上也只有您才有這樣的待遇)昨天也見到很多人,像亞蕾、甄珍。想當年我去作秀唱歌,那時甄珍還沒紅,跟媽媽來聽,我還送給她一個髮夾。時間過得好快。昨晚我非常高興。

觀眾3:請問您的《梁祝》是幾年上映的?(凌:民國52年,1963年)那請問凌波姐姐,您幾年次?(全場笑)

凌:這是女人的秘密,但我不說,你們也猜得到多少歲吧。年齡不重要,身體健康最重要,我現在對美醜、穿著都不講究。就算只有50歲,但身體不健康也沒用。

觀眾4:凌波您好,見過您好幾次,我還做過您在電台最後一次專訪。我想問的是,如果金馬獎做了音樂專題、黃梅調專題,您會上去演唱嗎?

凌:如果有,我一定配合。但金馬獎好像已經做過黃梅調專題(聞:第30屆已經做過),對,還是要看人家做什麼嘛,不能老介紹凌波。

觀眾5:波姐您好,我可能是台灣年紀最小的影迷,《梁祝》上映時我才78歲(這名觀眾遞上一本自己蒐集的紀錄冊,希望凌波簽名)。

凌:我收到很多人的收藏,有人編成一本特刊,要我簽名,有的送給我。但我有一本放在多倫多的寄物櫃,結果不見了。現在一想到《梁祝》都會哭,前陣子多倫多有放中國電影,當時有去,看到銀幕上樂蒂出來就哭了。感謝李翰祥導演,感謝邵氏,感謝邵逸夫,還要感謝「梁山伯」這個人(全場笑),改變了我的人生。(聞:這部片改變了您的人生,但沒有您的詮釋,也沒流傳50年的《梁祝》)

觀眾6:波姐您好,我是1963年出生的,今天姪女帶我來看,我國小在西門町看過(聞:是重映的時候看的),那時哭得不得了,今天看還是哭。您今天氣色這麼好,剛才聽您說在多倫多會打球,除此之外,您還會做什麼養生?

凌:其實我最不懂得保養,不會做SPA,也不護膚,不吃補品,鮑魚什麼的貴重食材,送給我也不知怎麼做。對我來說,吃東西自然的最好。我每頓一定要有白飯,去吃酒席也是,一定得吃白飯,吃個半碗也行。

聞:年輕朋友覺得這部電影好看嗎?(年輕觀眾說好看,全場鼓掌)

凌:這部片的導演、音樂很好,樂蒂、演師父、師母的也都好,感謝邵氏肯出錢拍片,我只是風光而已。

最後,波姐應觀眾要求,帶全場一起合唱〈遠山含笑〉,全場影迷大飽耳福。另外,一位滿頭白髮、行動已不太方便的老奶奶,50年前上映就看了,今天特別來到現場,為了握握凌波的手。

page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