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作業  

聞天祥:我們非常榮幸在今年的金馬影展可以邀請到這部《暑假作業》在這裡作放映,確實是一部非常特別的電影。乍看之下好像帶著滿滿的、清新的童趣,可是看著看著又感覺到一股成長的時候必須要經歷的一種理解跟苦澀。這樣的電影還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拍出來、可以製作出來的。所以我們今天很高興的可以邀請到這部電影的一些主創人員來到現場,跟看完電影的朋友們一塊兒來交談。這部電影其實今年暑假才在盧卡諾影展作它的世界首映,也是台灣電影相隔十多年以後,又一部再次進入到盧卡諾這個世界A級影展競賽的台灣電影。在台灣的首映就留給了今年的金馬影展,也在今年激烈的競爭當中入圍了最佳新演員跟原創電影音樂。其中一位入圍者就在我旁邊,掌聲鼓勵一下楊亮俞!原本我說應該按照輩分開始發言,不過楊亮俞既然站在最有利的位置,那我們就讓這位未來的準影帝先講講話好嗎?來,楊亮俞代表劇組跟大家先問好說幾句話吧。

楊亮俞:大家好我是楊亮俞。噢,我是楊亮俞也是管小寶!

聞天祥:這麼簡潔有力啊?好好好…。

楊亮俞:呃,我現在是國中一年級,然後我就讀師大附中國中部。

聞天祥:嗯,大家有興趣到那裡去找他。好,那你演這部片子的時候是幾歲、幾年級?

楊亮俞:是五年級暑假,升六年級,然後那時候是十一歲。

聞天祥:嗯,你是怎麼樣得到這個角色的?

楊亮俞:其實我也不太知道…。

聞天祥:你是在路邊買豆漿的時候被發掘、還是去參加一個甚麼集訓、還是去玩的時候被發現到的?

楊亮俞:應該是去玩的時候。

聞天祥:去玩的時候?去哪玩告訴我,我活那麼老都沒有人挖掘我去演過電影。

楊亮俞:就是劇組那邊就挑了很多國小的小孩,然後就把他們集合在一起,然後就是用攝影機去拍他們的樣子。

聞天祥:所以你們是有一大群的小朋友一塊兒在那裡玩,然後導演有一天就叫你來,說管小寶就讓你演了這樣?

楊亮俞:不是,我是莫名其妙被選上的。

聞天祥:然後也莫名其妙入圍本屆金馬獎,哈哈。那我們請這次帶領我們這整個劇組的製片-阿高製片,也跟大家說一說話好了。

高文宏:各位觀眾好,希望今天晚上大家看得還愉快。(轉頭看楊亮俞)他剛剛講的都是事實,他確實不知道他演的是甚麼角色,他到演完之後也不知道他演的是甚麼角色。不過呢,我們全體小朋友其實從去年七月開始拍,然而他們從三月開始就已經被找來,要經常的一起集訓、上課、作很多的活動,但他們不曉得在做甚麼,也從來不知道他們到底演了甚麼角色,一直到他們看了電影之後才恍然大悟。

聞天祥:哦,OK,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拍片方式,我想也是張作驥導演自己的獨門秘方。我以前聽他說過一個很奇特的、關於何時可以開鏡的理論。他說讓一群演員們一塊兒來吃飯,剛開始大家會非常有禮貌的互相為對方夾菜、問好、討論國家大事、然後搶著要收拾餐桌;等到有一天大家都懶得動了,互相會指責對方為甚麼不去洗碗的時候,就是可以開拍的時候了,這是所有人都很密切很融洽的時刻,沒有想到這招可以用在對付那麼多的小朋友身上。接下來,星星王子!我一直覺得你是科班、你應該演過很多片子,但據說這部片子是你的處女作啊?

閻永恆:對。其實說科班,應該是說我可能在舞臺、或不只是舞臺,可能在電視、廣播的經驗是比較豐富的。其實對啦,算是處女作,這也是個笑話嘛對不對?有一次我問他(指楊亮俞)說「欸,這個人是處女作啊?」「不是啊,我是巨蟹座的啊…」,他以為我講星座的,每次都要講到星座。其實演這個角色,我也是有點莫名其妙。

聞天祥:怎麼說呢?你也被抓去集訓嗎?

閻永恆:其實沒有,我後來才聽說我是最後一個被決定的演員。因為爸爸這個角色他們找了很多人都沒有我那麼的適合。我到了中年以後就有點發福,比較像爸爸的角色。後來我就問導演說:「你為什麼要找我?」他說:「嗯,圈內人那麼多,就你比較像爸爸。」圈內很多人都可以選啊?我想了很久,可能是我平常比較隨便一點,沒有去遮掩自己的大肚子…。

聞天祥:可是你這個爸爸很特別欸。你這個爸爸竟然在人生跟婚姻走到某個關卡的時候還去唱卡拉OK,真是非常奇特的一種行為。我一直覺得是不是張作驥導演在你身上發掘到了甚麼…?

閻永恆:不知道耶,其實那一幕還滿有趣的,我一直被蒙在鼓裡、完全蒙在鼓裡。那場戲做的所有一切我都不那麼擅長,因為我很少去唱歌,可是那一幕拿衣服在揮的時候,我玩耍得還滿自在的。後來,在一個多月前導演和我說的時候,我才知道其實拍那場戲的時候有出包,有聲音穿幫了,後來才發現是整個劇組在外面笑、笑到快瘋掉,每一個看到那幕的通通都在笑。尤其是把那個麥克風拿起來、有echo啵啵啵的時候,在國外參展的時候這一幕也是很多人在笑。其實那一幕好像只拍一兩次就拍完了。管爸實在很厲害,我必須讚美他,跟他對戲的時候很可怕,總覺得他隨時會打我。對不起我話太多了。

聞天祥:不會不會。我們接下來歡迎的是今子嫣。我聽說最近在西門町到處可以看到《暑假作業》的海報都是您的「功勞」?

今子嫣:沒有。因為我是這邊的「地頭蛇」,我從演藝圈然後轉到紅包場,在西門町已經混了將近要三十年了,所以這邊有很多店家對我都很愛護,我一聲令下,他們都說好,妳儘管貼。

聞天祥:真的是這樣啊?

今子嫣:對,真的,我很感動,受到大家這麼疼惜,這是我的福氣。這部戲剛剛接到的時候,我還以為是一個詐騙集團。

聞天祥:啊?

今子嫣:對啊,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會有人知道說我又要踏回演藝圈了。因為才剛有一部西門町紅包場的電影找我拍,要寫我的人生故事。才剛踏出這步,張作驥導演也來找我了。我想,張作驥導演?很有名耶!怎麼會找我拍戲呢?消息這麼靈通?是不是有人冒名想騙我的錢?後來我趕快問人家,人家說是真的,這是個好導演,還有一千萬新聞局補助的輔導金,很棒的電影趕快接!結果我去的時候除了我們的劇組人員之外,我第一次碰到別人找你拍電影還有別的演員去那邊standby的,因為他要甄選啊。我想糗了,全部都認識的,萬一沒有上的怎麼有老臉回家呢?我媽會把我趕出去啊,怎麼辦?後來就硬著頭皮豁出去了,反正叫我演甚麼我就演甚麼啦。沒想到之後過了一個月都沒消息,我想:大概沒有了。我每天低著頭走在西門町想著:沒了。結果突然一通電話來,張作驥又找我了耶,我想:這次是不是還那麼多人?再那麼多人我就不去啦!他說沒有,就是你。我說:真的是我嗎?不要騙我!他說:真的是你。然後我就來了,就碰到他,我的小狼狗(從側面環抱鄭人碩),現在變帥啦!(轉頭面對觀眾)我是卡拉OK的老闆娘,認得出來嗎?有時候會戴假髮的!我是多變的女郎,很騷的!那時候在試鏡的時候要去誘惑他(指鄭人碩),我想說豁出去了,一定要把這個演員名額搶下來。反正,(轉頭瞥著鄭人碩)我在你身上做了甚麼東西啊?

鄭人碩:呃,她在我身上磨蹭了大概五分鐘吧。

今子嫣:你回家有沒有再夢到我?

鄭人碩:我回家就覺得,好~懷念!

今子嫣:那他還是人,他如果說沒有的話就不是人了!謝謝大家。

聞天祥:謝謝今子嫣,歡迎妳來到金馬影展。鄭人碩你真的跟影片裡面差滿多的,老實說今子嫣已經差非常多了,她本人跟螢幕裡面我們看到的形象已經有很大的變化…。

今子嫣:像不像?像不像?(舉手面對觀眾)像的人舉手吧!

聞天祥:妳本人美多啦!

今子嫣:舉手的人,還要再來看《暑假作業》噢!謝謝!

聞天祥:我倒覺得鄭人碩的變化更大一點。我剛剛在外面看見你,我還愣了一下想說這位是誰?是我們的工讀生還是工作人員?沒有想到是今天這個片子裡面的演員…。

今子嫣:他是我媽媽的偶像耶,我媽愛死他了。

聞天祥:真的啊?妳媽媽也跟著演《暑假作業》?

今子嫣:媽媽?媽媽從以前看著他到現在,我媽說:「他變好帥噢!」(轉頭再度瞥著鄭人碩)我媽媽她單身耶,現在沒有先生…。

鄭人碩:呃,好。那我撥一點時間給伯母…。

聞天祥:好的,鄭人碩你跟大家說幾句話吧?

鄭人碩:呃,各位貴賓好。

聞天祥:你瘦了幾公斤啊?

鄭人碩:我瘦了幾公斤啊?現在瘦了大概十公斤。

聞天祥:還沒恢復原狀?

鄭人碩:對,還沒恢復原狀。因為導演這部戲要讓我增胖十八至二十公斤,我目前只減了十公斤回來而已,還有八到九公斤,我會繼續努力,也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張作驥導演跟支持國片,非常謝謝各位。

聞天祥:鄭人碩我可以請教你一個很直接的問題嗎?為什麼一定要增加十八公斤才可以演這個角色?是因為你演廚師、還是因為對象是今子嫣、還是因為你要在片子裡面扛起一位小朋友?是甚麼樣的原因逼你要增肥呢?

鄭人碩:因為當初我也還不知道要演出甚麼角色,但是我知道我可能可以演出,所以那段時間我有拼命在練身體。結果練到一半導演…

今子嫣:為了對付我嗎?

鄭人碩:也不是啦,那時候妳還沒出現。那時候練到一半,導演問我為什麼要練身體?我說因為這樣比較好看吧?導演就反問:你覺得在山上的一個土雞城、在郊外的一間餐廳,會有廚師這麼精壯這麼瘦嗎?

聞天祥:也許彭于晏跑去那裡工作啊?

鄭人碩:很可惜我也不是彭于晏。所以導演就要求我要吃胖,吃胖才有親切感。

聞天祥:那你怎麼增肥?

鄭人碩:那時候每餐幾乎都是三碗公。在工作室吃東西,幾乎都三碗公。

聞天祥:你說在張作驥導演的工作室啊?

鄭人碩:沒錯沒錯,因為他煮的東西其實也滿好吃的。

聞天祥:其實張導演以前也很瘦的,我看過他大學時代的照片,跟現在確實判若兩人。

鄭人碩:對啊,人家還說他大學時代是小梁朝偉。

聞天祥:是啊。嗯,這樣我們可能羞辱到梁朝偉。所以這段不要告訴張導演喔!最後我們要介紹我非常尊敬的-管管老師。我們平常讀他的詩、看他的畫,小時候我也看過您的《六朝怪談》,那時候就視為經典。您這次在《暑假作業》的演出,我覺得也是非常的精湛。

管 管:謝謝,非常謝謝。

聞天祥:是不是請館館老師也跟影迷們講幾句話?

管 管:不敢說講話,謝謝各位來。這麼忙的時間來看我們的戲,非常謝謝。我的管見是,張導演的戲是值得看的。他的戲,我的管見是,他是屬於作家導演,看完了大概回家以後,我們的胃還會翻幾下,是不是?我的管見就到此為止,謝謝各位今天來看。各位感覺不錯的話,就給我們介紹介紹這個戲,因為我們這個戲不是那個可以一傢伙賣幾億的戲,謝謝。

聞天祥:不過看完的感受是比看了賣幾億的戲其實更加的澎湃而有收穫。我可以冒昧再請問管管老師一個問題嗎?您這次有那麼多的對手戲,星星王子他們不算,跟這些小朋友,尤其是兩個兄妹,跟他們一起表演會不會很難啊?

管 管:這個很奇怪,好像不曉得怎麼回事,給他們一溝通一下,好像感覺是孫子就是真是我的孫子、兒子好像真是我的兒子。剛才你問的這個時候,我真想講「滿意」,我演過幾次戲,從來沒有這次過癮,要罵兒子、罵兒媳婦、罵女兒,但是我還真想要不要動手打一下比較過癮。因為就我這個臉面這個線條,我一直講話的這個粗勁兒,我又是出生在青島,我們那個地方雖然出了孔子,但是我們吃大蒜的山東那邊還是經常要打架,大家要知道。還好大家沒叫我打,我本來還想建議一下,一想還是不要建議的好。因為打了之後他們不會還手,我下戲以後不知道要怎麼請這個客。謝謝。

聞天祥:謝謝管管老師。其實真的看管管老師演出很有意思,因為剛開始會覺得有點嚴厲、有點害怕,可是隨著影片的進行,無論是他影片當中的一些行動、以及他所講的話,我們會像楊亮俞的角色一樣感覺到很多智慧。我想最後一個問題回到楊亮俞身上,因為你講得最少。跟管管老師、星星王子一塊兒演戲,你會不會緊張啊?你看到管管老師會怕嗎?

楊亮俞:其實不會。

聞天祥:不會啊?因為你都一直在打電動、在看iPad

楊亮俞:不是不是,因為私底下就處得很好,就不會對他們有甚麼距離,然後就覺得跟他們演戲會很開心。

聞天祥:嗯,我可以代表影迷問你一個很無聊但很重要的問題嗎?你看你這次入圍金馬獎了,有沒有興趣跟意願繼續在這個表演路上發展下去呢?

楊亮俞:嗯(陷入長考)…。

聞天祥:好像是個很嚴肅的問題喔?有沒有簽投名狀的感覺?

楊亮俞:可能等長大以後吧。

 

觀眾Q&A

觀眾壹:我想請問男主角楊亮俞小朋友,最後幾幕在開車回台北那部分的時候,因為那個鏡頭對你來說應該滿漫長的,那時候張導演叫你要做些甚麼?而你自己那時候又在想些甚麼?

楊亮俞:就是要離開一個很熟悉的地方,然後你那種失落感。

聞天祥:噢,好有深度,「失落感」。你自己在演戲的時候會感覺到那個鏡頭在那裡拍你,然後要很久,導演會跟你講說待會兒要拍五分鐘或七分鐘嗎?還是就不管了,你就自己演下去就好了?

楊亮俞:嗯,就演下去。

聞天祥:OK,你也是走自然派路線的!

觀眾貳:我有點好奇小學裡面的表演為什麼會選擇法語劇還有天黑黑這首歌?還滿有趣的,因為這好像比較少見?

聞天祥:對對對,這也是很多朋友看過的一個疑問,法國有出錢拍這部片嗎?

高文宏:沒有!

聞天祥:哦,沒有。

高文宏:這是一個很好很有趣的問題。其實當初只是這樣導論吧?並沒有很深刻的去想,只是想說應該做點不同的選擇,而剛好那時候有碰到的法國在台協會的一些人有提到這個,就覺得說那法國應該是個不錯的想法,就把它翻成《天黑黑》。可是老實說拍的時候才發現到,語言不是說你把它翻成一個東西就可以直接拍的。所以老實說那一段呢,如果熟悉法語的人來還請多多包涵。

聞天祥:意思是說不太標準就是了?

高文宏:對對對,可是也覺得說小孩子嘛,並沒有想要去把發音糾正到讓法國人聽得懂。所以老實說,法國人是聽不懂那在唱甚麼的。

聞天祥:哦,OKOK,可是大概要花很多的時間叫他們練習嗎?

高文宏:對對對,所以他們練習了很久。

聞天祥:是是是。

高文宏:(轉頭問楊亮俞)你現在還會唱嗎?應該都忘光了齁?

楊亮俞:忘光了…。

聞天祥:你現在問他他一定說忘光了,他怕我們拱他唱完整首。

觀眾叁:片裡有很多小朋友之間很好笑的橋段,請問這是設計過的還是小朋友自由發揮的?

高文宏:在電影裡面,演員的對白其實基本上因為要讓他們很自然,所以多數的情況是沒有嚴格地設定他們必須要講甚麼東西,但會讓他們先試講看看大概是甚麼東西。所以有一些話-譬如像蒟蒻在說「老師你要吃冰淇淋還是要吃大便」,而後來她說「我是開玩笑的」-這段話其實是演員自己她堅持要這麼講,但是我有確認過這個是不是在小朋友界他們常說的話,他們就說「是的」,所以我接受了…。

聞天祥:所以楊亮俞自己有沒有發明甚麼台詞?你記得在裡面有哪些是你自己說「欸,我就要這樣講」的,有嗎?

楊亮俞:喔,有啊。有一場戲是謝名詮他從我家旁邊的小路跑過去,然後我問他:「螳螂還給大熊沒」,他說:「還了」,然後他接著說:「你又不要」,然後我就說:「那麼大隻欸會砍人」,這句就是我自己去想的。

聞天祥:原來這部片的小朋友都這麼厲害!

觀眾肆:我有兩個問題想請教劇組以及小男主角。第一個問題要請問小男主角,在裡面有一場很重要的戲是你在寫暑假作業日記的時候,張導演用了很高明的方法:沒有拍你的臉而直接拍作業簿,但是你有流淚在作業簿上面。我想請問說在那場戲裡你是如何揣摩的?

楊亮俞:其實那場戲我是一直試一直試,好像補拍加上原本拍的次數加一加有五十幾次,然後要一直想很悲傷的事情才流的出眼淚。

聞天祥:所以那個眼淚真的是你掉下來的?

楊亮俞:對,那真的。喔,真的很久…。

聞天祥:證明他入圍最佳新演員是真的有演技的!不是純粹靠自然的!這位朋友好像還有第二個問題,請說。

觀眾肆:第二個問題,我想要請問那些小朋友在演那場法語話劇的時候,這些小朋友知道後來法國朋友沒有要來了這件事嗎?

高文宏:不知道。

觀眾肆:所以他們在現場、在戲裡面的反應都是很真實的?

高文宏:很真實的,因為很重視他們真實的反應。其實包含小亮他在電影裡第一次到課堂的那場戲看起來跟大家很陌生很不熟的樣子,那也是真的,因為也是不希望他跟他們太熟。所以裡面都有設定的,那不是叫他們演出來的。因為那群小朋友他們來自不同的學校,要如何讓他們變成像同學一樣?其實他們已經玩在一起很久了,所以他們真的很熟。所以很多情況確實是演員到了看過電影之後才知道說他們在演甚麼。

聞天祥:是是是…,我想這其實也是張作驥導演作品非常有魅力的地方。很多時候它其實是取決於真實,包括剛我們提到的很多的小朋友甚至演員,他們的反應是真實的反應。可是他最後又透過他很神奇的電影戲劇化手法,又讓它們變成了一部完整的劇情長片。我們今天看到的是這個作品的全貌,像剛才一開始我有提到,我記得第一次看到這部作品有非常複雜的感受。剛開始想說應該是看一部很清新的、逃出城市的暑假記敘。但是看著看著,發覺越來越多的、複雜的、不同的人生況味就進入到這部影片來了。我想不只是小朋友可以看,大人們看這部影片的感受其實是更加深刻跟複雜。先預祝楊亮俞還有這部電影在今年的金馬獎會有很好的成績,也預祝你們未來上映的成績會非常好!

_12A4350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