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明天  

Q:導演在一些訪談裡提過,跟片中角色一樣都是「北漂」(從外地到北京謀生的人口,多為青年人,其中多是高學歷),請導演談談何時開始想拍這題材?這一路是怎麼發展過來的?

A2002年畢業後就有想法要拍個電影,但一直不知拍什麼,2005年決定拍這題材,想把自己經歷過的、同學發生的事拍下。中間也面臨資金、創作種種壓力,跟人談起這片,很多人不看好,因為沒有商業價值,但我會從作品來考慮,希望通過電影來讓大家關注一些弱勢群體。

Q2009年出了一本書叫《蟻族》(廉思著),將片中主角的族群定義為「蟻族」,但就您剛才所述,這群人早就存在了。

A:對,以前就很多很多了。廉思老師出的兩本書我都看過(註:2010年出《蟻族2》),本來希望他來當我們的文學顧問,後來沒談好。這群人以前只叫「北漂」,現在叫「蟻族」,像螞蟻一樣居住在一起,穿梭於城市,而且是高智商。

Q:這本書的出版、帶起的討論,對您製作這片有幫助嗎?

A:幫助很大,我跟編劇都有研究這本書。他採訪很多人,寫得非常真實,也跟我的親身經歷很接近。(Q:在籌備上會有幫助嗎?)籌備方面,大家都覺得這題材非常好,但沒有商業價值。我不懂商業,我只想拍個我自己想拍的電影。

Q:電影開場有出現一些外國人名,影片在國外做後製,也有報導提及獲得盧貝松的青睞。這部分的合作關係是怎麼開始的?

A:我一個音樂總監叫黃建旭,他是法國華人,在法國待30年了,他很喜歡這部片,覺得跟法國新浪潮非常接近。他把我的初剪版帶去法國,只是內部版本,還不是很滿意。非常意外地,他告訴我,有個非常好的導演看了我的影片非常喜歡,後來才知道是盧貝松。完全不可思議!天方夜譚!我的電影能被他看見,跟做夢一樣!他發email告訴我,他非常喜歡這部片,像他年輕時的電影,可是存在很多問題,如敘事結構、技術指標;如果願意,他可以幫助我,我當然願意啊!2013年春節,我去法國2個月,接觸他的團隊,包括御用剪接師雨果(Hugues Darmois),他有40年經驗,參與過《地下鐵》、《這個殺手不太冷》(台譯:《終極追殺令》)。去法國的第一天什麼都沒做,就一直開會,提出哪裡有問題、哪裡可以改進,真的提到我心裡去。

Q:您剛才提到很多籌資上的考量,那在一開始有考慮過拍成本通常比較低的紀錄片嗎?

A:我以前拍過紀錄片,自己投資拍過一部人類學紀錄片叫《石頭上的節日》。但對於蟻族這題材,當然紀錄片更真實,但還是希望用電影語言來表達,我想還是懷有電影的夢。這片子裡也融入很多紀錄手法。

Q:家裡的人對拍這部片支持嗎?

A:做電影要花很多錢嘛,基本上家裡的錢全用上了,也借了不少錢,抵押自己的房子,現在一個月還要交給銀行15000塊人民幣。雖然有壓力,但對這片已經很滿足了。

 

Q:片子完成後有給家裡的人看過嗎?

A:沒有。

Q:有打算給他們看嗎?他們會想看嗎?

A:他們會想看,但我拒絕,不想給他們看,因為這電影太辛苦了。幾百萬的資金,對我們這種30多歲的人已經是非常大的數目,對我父母更是不敢想像,他們是普普通通的貨車司機、普普通通的工人,幾百萬會把他們嚇壞,他們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錢,還是不要告訴他們比較好(笑)。

Q:他們知道你做這麼大的賭注時,有什麼反應嗎?

A:只是一直努力讓我堅持,只要是對的,家人永遠支持我。

Q:他們知道是這數目嗎?

A:不知道,我沒告訴他們。但他們肯定知道我去日本、台灣、法國,其他我不會告訴他們。我不想把壓力帶給他們。

Q:片尾有出現一首台灣人也很熟悉的歌,趙傳的〈我是一隻小小鳥〉,為何選用這首歌?

A:我覺得趙傳的歌非常能代表7080年代、甚至90年代一幫人的心態。在這場戲裡,從這幾個男女主演的狀態、週邊圍觀的聽眾都能看出很多東西,唱歌的人用很簡陋的東西演奏,也傳達出對音樂的執著,我相信很多音樂人看了會有想法,相信趙傳看了也很有感覺。我是怎麼找到片中演唱的這幾位呢?有次開車經過,他們就在路邊唱,很多人來看,我一看馬上車子扔在一旁,聽得我眼淚都出來了,這必須放在電影裡面!太適合了!當時住在唐家嶺的人都知道一對「唐家嶺兄弟」,廉思老師的書也有提,他們寫的歌也很感人。跟他們聊了很久,因為種種原因而放棄合作,如果由他們演唱會是另一種感覺,但現在這群敲破銅爛鐵的音樂人也非常合適。

Q:這部片有拿到「龍標」(廣電總局核發的上映許可證),在審查過程中有遇到什麼難關嗎?最後有做出什麼取捨嗎?

A:難度很大,本來劇本報批的片名叫《唐家嶺》(註:劇中故事發生地點,是北京的真實地名,知名的蟻族聚居地之一,近年因舊社區改造而引起一些爭議),但電影審查那邊覺得這名字比較敏感,不讓叫。他們很關注這片,拍完後送審,本來15個工作日就能拿到審批,但我幾乎用了兩個月時間做調整,做到讓他們覺得比較青春勵志一點。為什麼這樣說,因為他們雖然生活在這個雜亂無章、臭水橫流的地方,但心態、思想是正確的,受到欺騙、壓力也沒做出人身傷害,沒做壞事。廣電總局是這麼批示的,挺好的,不容易,非常感謝他們。

Q:最後那場天安門的戲,最後整個畫面還變成紅色,這場戲會敏感嗎?

A:廣電總局沒提這問題,但很多人看會有一點點政治傾向。從我的角度來講,沒有任何政治傾向,最後一場戲可能是個閃回,外地人到北京,第一個想去的地點就是天安門。

IMG_0130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