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不在家  

主持人:今年這部影片真是金馬最大黑馬,光提名就讓人跌破眼鏡,大家看了影片就知道完全不意外。雖然只是導演第一部片就獲得這麼多入圍,之前也在坎城拿到金攝影機獎,其實有坎城金攝影機獎,金馬好像也OK啦(笑)。幾位也入圍了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跟最佳新人。今天很高興邀請到幾位,先請各位聊聊拍片的感想。導演先。

陳哲藝:其實你錯了,我覺得金馬還比坎城重要(全場鼓掌),因為我從小看金馬獎,它是華人世界當中最重要的獎項,也沒想到自己第一部片子就能入圍,坦白講,金馬對我來講,可能比奧斯卡還重要(掌聲如雷)。我們講華人電影通常就是中港台,很少提新加坡、馬來西亞,新加坡、馬來西亞的電影好像是二等公民,好像我們不屬於你們大中華的電影。我感覺這片子不管有沒有得獎,入圍已經是對新加坡電影的肯定,讓我們看到新加坡電影的成長跟成熟。

主持人:真的讓我們眼睛世界一亮。再來,雁雁。我剛剛看到本人就說,最佳女配角直接給她了!真的有很大的差別(比電影中的外型瘦很多)。跟我們聊聊合作這部片的感想。

楊雁雁:其實在拍攝之前,導演曾想過要把我丟掉,不讓我拍。我一開始接演的時候其實沒有懷孕,因為找不到小家樂(陳哲藝:我們延後拍攝),然後在那段時間(陳哲藝:沒事就搞事),沒事找事做嘛,做愛做的事嘛(笑)。

主持人:所以故事本來沒有要懷孕,因為六個月沒事找事做,做了愛做的事,就更入戲了,是這樣嗎?

陳哲藝:因為這樣,我從頭再寫劇本。

主持人:真的是量身訂作。

楊雁雁:非常感謝導演,我用三吋不爛之舌說服了他,我的孩子很強壯的(笑),他在我肚子裡不會有事的。

陳哲藝:她騙我,她跟我說六個月肚子不大,身材會一樣(全場爆笑)

主持人:現在身材真的非常棒,但六個月真的很大(笑)

楊雁雁:我常常寄照片給他說,你看!我的肚子沒大起來!你看!我的肚子沒大起來!他就說,OK,好啦,決定讓你演啦。然後我鬆一口氣,胃口就來了(大笑)。他拍攝時給我取一個外號「鹹煎餅」,就像煎餅,圓圓腫腫的(主持人:你好毒喔),他到上映後才跟我講這件事。

非常高興能參與這部片,也跟著這部片到全世界很多地方,見很多不同的觀眾,大家都覺得很感動。我的感覺跟他一樣,金馬獎是我們童年到大好像遙不可及、不可能碰到、只存在電視裡、不存在於現實的東西。當我知道自己入圍時,我好想哭,好感動(主持人:太早哭了。陳哲藝:你還沒得獎幹嘛講這麼多),已經有種夢境成真的感覺。那是侯導欸!侯導口中說出我「楊雁雁」三個字,我已經瘋掉了!能來這邊非常開心。

主持人:來,換爸爸。抽菸會不會很痛苦?

陳天文:抽菸很痛苦,因為我不抽菸的。機場那場戲叫我抽菸,讓我吐了七次!只是抽一根。

陳哲藝:我對你很好,我還從英國運回來特別做的草菸(主持人:不會有尼古丁的那種)。

陳天文:就是因為抽這種草藥菸才慘。我情願你給我大麻(笑)。沒有啦,真的不會抽菸。我在電影界是新人,這我第一部片(陳哲藝:但他演了25年的電視劇)。最討厭的是導演跟我講不要演戲啦,叫我要收。有機會在坎城走紅地毯、金馬走紅地毯,很榮幸,比起很多藝人是知足了。

主持人:來,家樂。聊聊演出這片的感想。

許家樂:謝謝導演,謝謝大家……(越來越小聲,楊雁雁在台前教他)

主持人:果然是媽媽喔。

陳哲藝:他現在跟以前有點變化,現在青春期,反而很害臊,之前膽子很大,現在都很膽怯。

主持人:在片廠有沒有誰特別照顧你?誰特別欺負你?快,這邊有這麼多證人。爸爸是不是有偷偷塞菸給你抽?(笑)導演看起來很斯文,有沒有欺負你?媽媽有沒有很照顧你?

許家樂:有一次我不敢抓雞的時候(陳哲藝:他很怕小雞的),她就拉我去廁所罵一頓…(陳哲藝:她教他什麼是專業)

主持人:真的變成媽媽一樣在教你,後來就敢摸雞了嗎?

許家樂:在吃飯的時候會摸雞…

陳哲藝:問題是他左手拿肯德雞、右手摸小雞(全場笑)

主持人:這部分演技蠻好的,坦白說。剩下時間交給現場觀眾朋友。

觀眾提問QA

觀眾1:我只想問,片中三隻雞,兩隻真的就拿來煮了嗎?

陳哲藝:對啊(觀眾1:真的嗎?!),我的童年就那麼殘酷。

觀眾1:演的時候應該好好的吧?片中消失的兩隻雞,一隻拿去拜爺爺,一隻拿去吃了,是真的嗎?!(激動)

陳哲藝:在拍的時候沒殺,但其中有一隻雞真的被我們宰了。

觀眾1:你是說第一隻雞嗎?(越來越激動)(全場笑)

主持人:這位觀眾不要激動,雞其實還是要拿來吃的。這可以證明,大家真的都非常入戲,非常關心這隻雞。

觀眾2:背景設在90年代,裡面也出現電子雞,請問這是你的親身經歷嗎?

陳哲藝:應該說,片子很多靈感來自我的童年回憶,但如果把切身生活改編成劇本,沒什麼起承轉合,所以我需要在人物跟橋段上做一些加工。我是80年代出生,90年代度過童年,片子之所以在97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因為我對那時印象蠻深,我爸也在那時被裁退,片中爸爸的故事其實就是他的故事。

主持人:延續觀眾的問題再問一下,會因為是自己的故事,而在編寫劇本、導戲上更困難嗎?

陳哲藝:一開始編劇時比較困難,感覺沒有一個形狀,好像是個紀錄,像個紀錄片,好像只是些生活片段,順一次、兩次還是沒成形。直到我慢慢以更加客觀的角度去看,不要太貼近人物,有個距離後就比較容易,一旦劇本完成、定稿就比較順。我比較順,但他們(演員)比較困難,因為我通常操演員操蠻慘的(笑)。

觀眾3:剛才提到原先劇本沒有懷孕,因為女主角懷孕而改,因此促成女傭進入這個家庭,展開故事,想請問原來的設定是怎樣?

陳哲藝:原本設定也差不多,但小孩更頑皮,媽媽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其實她懷孕點醒了劇本很多小細節,之前有點牽強的情境忽然就通了。真的,真的要感謝楊雁雁(笑)。

主持人:做愛做的事還是正確的。

楊雁雁:他要感謝我老公(全場笑)。

觀眾4:您在這部片前已經累積很多短片,您之前大概有7支短片(陳哲藝:大概10部吧,我拍了10年短片,我很早就唸電影了,大概17歲就唸,第一部短片大概19歲拍的,距今剛好10年),想請問這些短片對您第一部長片有什麼幫助?另一個問題想請教楊雁雁小姐,您的角色是個蠟燭兩頭燒的職業婦女,承受工作與家庭的雙重壓力,如何揣摩情緒?因為您真的很棒,很打動人,尤其最後對女傭有點五味雜陳的心情。

陳哲藝:短片對我來講是多年累積來的鍛鍊,一路走來,一直又是編劇、又是導演,不管在編劇、刁演員都有幫忙,但我覺得片子不見得越拍越容易,雖然累積一些經驗,但給我最多的只是信心,不會教你怎麼拍下一部片。從短片到長片有很大不同,短片很像跑百米,長片像跑馬拉松,需要很多耐性、毅力,很多時候你會想放棄,也很多人叫我放棄。新加坡業界很多人跟我說,誰會想拍菲傭跟小孩的故事?這樣悶的故事誰要看?簡單說,技術、經驗會有成長,但不會教你,也可能下一部片野心更大,想挑戰的東西不同,題材、演員也不同。我現在拍了第一部長片,你問我:會不會拍長片?我應該說:我不會,下一部應該還是一樣困難。

楊雁雁:這個媽媽的角色,其實你在搭公車、捷運都可以看見,路上的人就是我靈感的來源;當然還有我身邊的朋友,聽來的、新聞看到的故事。劇本本身就非常好,尤其在處理對女傭的妒忌心,導演真的把我嚇到了,這男生怎麼懂得媽媽的妒忌心(全場笑)(陳哲藝:我看女人看很久了),很可怕!比我還準。演出時,他跟我說不是這樣,我try一下,真的!他是對的。我對他的觀察力深受感動,當我女兒出世後,我真的能感覺這個妒忌心,連我自己的媽媽,我都會妒忌,何況是請來的女傭。這角色面對諸多壓力的反彈沒那麼多,就是一個媽媽包容、承受悲傷,很多婦女都可以作到,蠻可怕,又很感動。只有女人…男人可能做得到,我知道(笑),但我看到的女人都能背上這些。

_12A1265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