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短0泳漾  

1短0為你點首歌  

1短0淹煙  

台灣短打(二)

主持人首先,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剛剛的六部影片風格彼此不同,也有各種不同的類型,我們感覺到台灣電影也能夠有著多元的表現。是不是先請各組的導演們先向我們說明,為什麼想要拍這些影片?

許嘉文(《為你點首歌》導演):拍這部片原因很現實,因為要畢業,這是台藝的畢製。這部片子的啟發來自於我阿嬤,畢竟我還年輕,創作多半來自自身經驗。我和我阿嬤是隔代教養,從小到大我很愛問她問題。有一天我就問她說:「阿嬤,妳最愛聽甚麼歌?」她就說:「我最愛聽楊麗花」不過我開始想,如果我阿嬤會聽rap,不曉得會是怎樣?這也就埋下了創作《為你點首歌》的種子,我就在我的畢製把它拍出來。

主持人那拍出來之後阿嬤有看過了嗎?

許嘉文:其實很遺憾,在六月拍這部片的時候,我阿嬤就過世了。很遺憾,覺得說我完成了,可是她看不到了。

主持人我相信她在某個地方總會看到的。

許嘉文:謝謝。

溫淨淳(《彼端》導演):我也是做畢業製作,當時在做這部片的時候,因為身旁有很多人都迷失了自己,我就想做一個呈現關於生命中每個人的那些追尋,這部片子就是在呈現這種感覺、去尋找自己的這種感覺。

邱禹鳳(《我們都是「蒙娜麗莎」》導演):這部影片其實是高美館邀請我創作的一部影片,我想表達的是我的現況。我是從台藝電影系畢業的,我學電影,但我後來選擇了動畫。這部影片表現的是女人在不同的年紀有著不同的風貌,在我的眼中,不管妳是女孩、是女人、是家庭主婦、或者妳現在是單身,為了妳的理想還沒有結婚,在我的眼中妳都是無價的蒙娜麗莎。我在配樂上選用了古典音樂裡的「序曲」形式,就好像這部影片在各位面前所呈現的是諸多的女性風貌,這也是我想呈現給各位的,一部感受性強過於說明性的影片。

君昵(《淹煙》導演):其實這部片初始於一個很小的點子,來自於我走在路上突然來的一陣情緒,就把它發想成一個在海上發生的故事。我覺得大家能在這部片子裡看到甚麼,它就是甚麼,它只是一個感覺的過程,而我儘量把這個過程呈現出來。

詹凱迪(《泳漾》導演):我拍這部片一開始出發點很單純,只是想跟各位觀眾分享我在游泳池躲在水裡偷窺的那種快感,當然那是我還不會游泳的時候作的事,現在我已經學會游泳了。我認為游泳池這個空間非常有趣,因為它有著封閉性,我覺這個空間和對台灣的現況的想像很接近,台灣有時候讓人感覺滿封閉的,就像一個池子一樣,我們想游游不出去。所以我希望能以這部片子來表達對台灣現況的一種想法與展現。

主持人接下來是影片中最重要的演員,我們也請演員們來說說話。在《為你點首歌》裡我們看到了老、青兩代演員的感人演出,淑芳姐要不要分享一下拍這部片的感覺、跟戲裡孫子之間的感情是怎樣培養的?

陳淑芳:非常非常的感謝,尤其是在座很喜歡電影電視的觀眾朋友們。我們很開心能夠在金馬五十週年、五十歲的生日之前看這些影片。老實說,我比金馬年紀更大,金馬五十歲,而我從事演藝事業五十六年,從中國國立藝專第一屆還沒有畢業的時候就開始拍電影了。當時,導演跟我說要拍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就很開心;不管是電影長片、或者是短片,甚至是三分鐘的電影,我都非常的開心,只要有人找我我就一定拍,尤其是學校將畢業的校友要畢業展,我當然是一定要拍。再加上這兩位從來沒有碰過電影的小朋友,我更要拍。為甚麼呢?我覺得台灣的電影電視從業人員,尤其是演員,慢慢地沒有辦法接上來了。這些年輕人再不趕快把他們教會怎麼演戲怎麼辦呢,你們說?這兩個年輕小伙子本來台語都不太會講的,但你們看看,在片子裡頭台語講得多好!這是怎麼來的?是因為導演的用心,把他們兩個找到我家去、也把我帶到宜蘭去,兩邊跑這樣教出來的。去年的九月份,應該我在那時候本來可以賺一點錢,就為了這部電影,我辭掉了長篇電視劇沒有參與。我心想:五十幾年來,不管是電影電視,我入圍了好多次,從來沒有上過台領獎,這就罷了,我並不是可以領獎的人;但我希望能把電視和電影都搞好,我已經七十五歲了,我希望在座的各位有意參與電影電視工作的朋友,我們都要加把勁兒,不要讓它有斷層了。趕快把電視或電影,不管是幕前或幕後,趕快把它做好。這也是我這一次參與這部片子的演出、以及今天來看的這共五部片子最開心的地方,就是說有這些年輕人的努力。剛坐在旁邊我跟導演說:「導演,好像我們的製作費用比較少一點喔?他們有水底攝影啊,我們都沒有…。」我們都到處跟人家拜託,請民宿能不能贊助我們住幾晚,到處去談。真的,導演這個劇組非常非常用心,到處要求拜託的結果,我們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部片拍完,真的很感謝幕後與幕前的全部人員,很開心,希望各位能夠為我們加油,謝謝!

主持人淑芳姐真的很厲害,完全看不出來已經七十五歲了,而且我發現她還有自己的粉絲團。各位觀眾可以去她的粉絲團按一下讚,可以update到淑芳姐最近的作品。剛剛講到年輕的一代,登鈞和浚遠要不要講一下話?登鈞在戲中扮演非常吃重的角色,你是第一次演出電影嗎?

張登鈞:對。

主持人要不要談一下導演是怎麼找到你的?還有你怎麼揣摩這個劇中的角色?

張登鈞:一開始我跟浚遠是宜蘭復興國中的少年劇團,是導演後來去宜蘭甄選,然後甄選到我們。

主持人你在甄選的時候就知道你的角色是這樣子的嗎?

張登鈞:有,那時候導演有跟我們講。

主持人那時候你知道和你對戲的是陳淑芳阿姨嗎?

張登鈞:沒有耶,那時候還不知道。

主持人所以一開始演這部戲的時候,有沒有甚麼讓你印象比較深刻或難忘的地方?

張登鈞:聽到阿嬤點周杰倫那段,因為check很久,很緊張,還好有導演鼓勵。

主持人下一個是演員陣容也很龐大的君昵《淹煙》的劇組,其實演員大家都很熟悉,都是電影圈的工作人員,請導演為我們介紹一下,跟大家打個招呼?

君昵:大家好,又換我了。我的演員們都是這幾年跟我一起拍片所認識的朋友,有的是副導,有的是美術,有的是場務,因為在拍片的時候都一起玩,所以後來就來拍我這部短片。

主持人君昵有特別提到這部片的技術指導魏大哥,我相信大家一定都對這部片的水中攝影怎麼拍攝的感到好奇,君昵有特別交代說這部片的完成,魏大哥有很大的功勞,是不是請魏大哥和我們說幾句話?

君昵:我先介紹一下好了。我認識魏大哥是我們一起參與《少年pi的奇幻漂流》拍攝工作的時候,魏大哥那時候是特效組台灣組的頭,因為拍片過程是台灣組和國外組一起合作,魏大哥用他自己的經驗幫忙「研發」了很多解決拍攝問題的方法,幫了劇組很大的忙。之後我想要拍攝這部作品的時候,第一個就想到他,也好在就是魏大哥和他們幾位在一開始劇本都還沒有的時候給了我很多支持與鼓勵。因為魏大哥現在也開了電影特效公司,我特別為大家介紹他,就請他和大家講些話。

魏宗舍:大家好。其實從君昵第一次跟我提的時候,直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為甚麼答應她。所以有時候做一些事情還是需要一點點的衝動,不要想太多,有理想有夢想就勇往直前,就這麼單純,碰到甚麼困難或難關就想辦法一一去克服。她第一次跟我講的時候,就是「想在水底抽菸」這件事情,那時候我大致上就有一個想法,和她說了之後,就點燃了她的希望,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因為這個想法是可行的,所以我就答應了她。

主持人接下來介紹最後一組的演員:賈孝國大哥、潘之敏、還有魏鴻柏魏胖。導演你是怎麼找到魏胖的?

詹凱迪:一開始我們就想找一個胖子嘛,是無意之間剛好看到。其實本來一開始是想找郝劭文的,但他時間不能配合,不好意思不小心說出來。後來我看到之前張榮吉導演拍的《籃球火》,我覺得說怎麼一個胖子能夠這麼有彈性這樣子,後來我們就和魏胖連絡、找他來聊聊看,他也滿有意願的,就這樣敲定這個角色。而且我覺得魏胖雖然他看起來是這樣,事實上他個性和片裡一模一樣,都是非常悶騷的,所以我們才有辦法拍得出那麼悶騷的樣子,這件事他有很大的功勞。不過另一方面我要講的是,魏胖他是非常努力的演員,我們一開始找他的時候,事實上他完全不會游泳,製片花了非常大的力氣找了教練訓練。在片裡潛水的那部分,是有去做潛水訓練的,魏胖花了很大功夫,將近有三個月的訓練期間。

主持人另外一位也是在片中沒穿甚麼上衣的賈大哥,應該是還滿辛苦的,要一直泡在水裡面。要不要談一下拍這部片的感想?

賈孝國:我覺得拍這部片子對我來講,看到這麼年輕的劇組和工作人員一起努力,這是讓我最感動的地方。從我這個年紀看他們,我都覺得很替他們高興,願意這樣去付出、願意這樣子去創作,我想我最大的感觸和感動還是在這裡。

主持人這部片聚集了些之前常看到的演員,像之敏在片中的驚鴻一瞥,我們自從《河豚》之後也看到她演出了很多電視和電影作品。要不要談一下片裡這個畫龍點睛的角色?

潘之敏:很開心今天能夠在這邊。當初接演這個角色的時候,我有問導演說在這部片子裡的演出我應該要做些甚麼,導演和我說:「妳就一直游泳就好了。」因為從前在北藝大演員訓練課的時候我和導演就認識了,剛好我也很喜歡游泳,就這樣參與了這部片的演出。

觀眾一:我想請問《為你點首歌》的許導演。我還滿喜歡這部片裡祖孫的表現,滿樸實、滿自然的,情感也一層一層的疊上去,我覺得很喜歡。但是我想要請問一下導演,為甚麼要用周杰倫的《雙截棍》這首歌?

主持人這個導演剛剛有說過嘛對不對?因為它是rap,導演很喜歡,導演有沒要補充的?

許嘉文:因為我想要一首rap。作為短片,如果用的是很非主流的rap,很難一下子就讓觀眾達到共鳴。再來因為我個人是周杰倫的粉絲,不過這部不是他的微電影就是了,所以我用《雙截棍》;也因為寫劇本的時候,我覺得如果有一個阿嬤在片尾一直唱「哼哼哈」、「哼哼哈」,好像滿好笑的又滿感動的,所以在周杰倫的很多歌裡我才選了《雙截棍》這首。加上《雙截棍》這首歌的MV裡又有一些動作,我可以讓阿義(片中角色,張登鈞飾)在裡面作一些耍雙截棍的橋段;這首歌歌詞裡又有例如「東亞病夫的招牌,已被我一腳踢開」,我覺得也和故事裡的祖孫情有呼應,所以才選了這首歌。

主持人聽說周杰倫也還滿支持這部片的是不是?

許嘉文:對,應該算支持啦。因為本來一開始要去投徵案的時候,我一直覺得他應該不會讓我用(這首歌的版權),所以我寫企劃書的時候一直沒有勇敢的寫上去,那時候我本來寫的是「一位虛擬歌手」,自己也覺得滿好笑的。到後來是忍不住,把自己的企劃案和相關的東西準備妥當寄去杰威爾,談了很久,讓他們感受到誠意,他們也有經過層層審核,因為它們希望這些創作不會被濫用。這部片總之有很多幸運、很多幫忙、工作人員的努力,然後最後成就的。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