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男高音

《上帝的男高音》改編自韓國男高音裴宰徹的真人真事,他在罹患甲狀腺癌後,靠著日本音樂製作人的幫助與自身努力,重返舞台。故事本身十足勵志,但導演金相滿說,故事主線幾乎完全相近,只有添加白人女反派、日本助手這兩個虛構角色,來加強戲劇性、襯托主題。

金相滿(1)  伊勢谷友介 (3) 

導演金相滿

演員伊勢谷友介

電影邀集日韓兩大明星伊勢谷友介與劉智泰演出。導演說:「我一直是伊勢谷友介的影迷,之前雖然不認識本人,卻一直認為他是表演相當真實的演員,想說這是個很好的合作機會,就請公司特別去接洽。但兩人第一次見面只是打個招呼,認識一下,可是他直接跟我說他會演。這讓我很開心。」

金相滿導演對聲音十分著迷,前作《深夜FM》也跟音樂有關,講廣播節目主持人受冷血殺人魔要脅,要求播放指定的電影音樂。導演這回來台北,受訪前還自己拿著地圖在台北四處晃,尋找各種有趣的聲音。他對伊勢谷友介的敬佩也跟聲音有關,最早來自伊勢谷友介在《複製人卡辛》的聲音表現;此外,金相滿導演也很喜歡伊勢谷友介在《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裡的風采。

伊勢谷友介說:「在日本通常不是演員說想演就能演,還是要透過經紀公司敲戲約。我本身因為看到這部片有很重要的訊息,所以頭次見面就說要演,現在看到電影成果,也覺得這判斷是正確的。」所謂的重要訊息是什麼?他認為,目前日本和韓國正處於微妙關係,像這樣處理兩國人民合作的題材,不多見,也深具意義。

事實上,伊勢谷友介演而優則導,2012年曾以「焦點導演」身份受台北電影節邀請來台。14日映後座談時被問到何時推出新的導演作品?他回應要在2020年東京奧運前,執導一部淡化國與國關係的片。

電影兩位本尊,裴宰徹與片中音樂製作人都有看過片。音樂製作人說,電影把他拍得太好了,非常感謝。裴宰徹本人沒有多說什麼,但他每次看完都會哭。

裴宰徹目前除了教書,也有在韓國、日本進行公演。不過導演說,他的聲音現在要唱歌劇的詠嘆調還是有點困難,沒辦法唱得很好,唱的比較是基督教詩歌;但導演也強調,他為了準備電影聽了裴老師4年的公演,裴老師越唱越好。

片中有些細節或許會讓觀眾聯想起一些信仰的概念。導演說,他本人沒有信仰,但裴老師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導演沒有特別加強信仰的部分,但也沒打算隱瞞。電影主要核心仍放在:主角一開始強調音樂的技巧與姿態,歷經人生低潮再爬起來後,開始注重歌聲裡的感情、音樂帶給人的感動。

電影原先片名叫「奇蹟」(Miracle),後來改成現在所見的「男高音」(The Tenor,片名直譯)。因為「奇蹟」只一個名詞,沒有什麼新意,加上當時韓國也有部片叫《奇蹟》,片名會強碰;電影重點在人物上,所以把片名改成「男高音」。

伊勢谷友介片中飾演狂熱的歌劇迷,那他自己會聽歌劇嗎?伊勢谷友介聽到立刻搖頭,他說他基本上除了歌劇跟演歌外,什麼都聽,比較常聽電音或比較新的歌。但這次為了拍攝《上帝的男高音》後開始欣賞歌劇,所以他很推薦對歌劇不太熟的人來看這部片。

 

和電影的第一次

Q:第一次感受到電影魔力的電影?

伊勢谷友介:小學三年級看的《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1985),現在還是我心中永遠的第一名,又科幻、又娛樂,覺得這世界真是太有趣了。後來18、19歲看了塞爾維亞導演的《地下社會》(Underground,1995),三個小時完全不無聊,又有講到社會議題,感覺也是很有趣。但是自己心中存在最巨大的,還是小時候看的《回到未來》。

金相滿: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很多晚上會播的電影。第一部印象很深的片是《The Deadly Mantis》(1957),美國的科幻B級片,不是什麼很厲害的電影,只是對我來說很新奇。另外,《白鯨記》(Moby Dick,1956)對我來說也很深刻。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金相滿  伊勢谷友介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