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俠

導演:高志森(以下簡稱高)

演員:馮寶寶(以下簡稱馮)

高志森(3)  馮寶寶 (5)

電影靈感的來源

高:七老八十的爸爸跟20歲左右的女傭生小孩是真人真事,來自我一個親戚。這故事我曾經告訴一個好朋友杜國威,他寫成一個話劇《我愛阿愛》,用兄弟姊妹的家庭會議來串,很多對話,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不應該用那方式去講;所以我重新構思,變成今天看見的《媽咪俠》。我把所有戲集中在一個女人身上,就是馮寶寶演的角色。她是一個圖書館的管理員,為什麼我用圖書館管理員?有人做過調查,這是所有職業裡壓力最低的。壓力最高的是搭棚的建築工人,不只有工作壓力,還把命懸在半空中。女演員還不算高,大概排第五還第六。所以就是這個從未經受壓力的女人,忽然在50歲那一年,家裡的問題都來了,像一個浪一個浪蓋過去,她怎麼面對這些壓力。

寶寶姐近幾年住在馬來西亞,偶爾演出電視劇,已經10多年沒有在大銀幕當主角了。她笑稱上次當主角是姜大衛執導的《不一樣的媽媽》,本來想以這個「不一樣的媽媽」的形象淡出影壇,但又回來當「媽咪俠」。為什麼高志森導演會找她來演出這個角色?

高:這個真人真事大概是8年前的事,杜國威5、6年前拿去寫成話劇,4年前我決定用我的方法重寫。4年以來,我不作他想,就想馮寶寶來演,也一直盯著她,用她來寫這個劇本。劇本前後大約寫了3、4年。馮寶寶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你看她好像在雲遊,恍恍惚惚,突然間她醒悟了一件事,她的眼非常有神,很有靈光那種感覺。

馮:好像電燈泡(笑)

高:對。我就是寫一個50歲女人,經受一個個浪,最後醒悟了。50歲,很年輕啊,還可以接受挑戰啊。另外,馮寶寶可以非常有喜感地讓觀眾投入角色,然後讓你流下眼淚。有一場戲我給她3頁對白,她坐在床邊跟兒子講她很內疚,講了一大堆。3頁對白,一個鏡頭下來3分多鐘,我說,當你講到:「我覺得我自己不是一個很好的女人,我是一個很失敗的女人」,如果你講到這句眼淚掉下來,那就最好了。結果她講到「我是一個很失敗的女人」,那眼淚就exactly在那個點出來,一分不多!一秒不少!那鏡頭拍完,我整個人不會喊卡,傻住了!這是神級演技!

Q:寶寶姐之後還有計畫演戲嗎? 

馮:到我這個年紀,能夠有這麼一個好的劇本,能來參展,真的,機會不多。我一向是個將軍,要是以後要作小兵?我可能會考慮,不如去做我可以掌握自己路向的事。我這次來內心很感動,我一直沒有機會來台灣參加你們的電影節,可以說話的。我領《92黑玫瑰對黑玫瑰》、《新不了情》女配角獎都是在香港,因為只有一個女演員的戲,你才有機會發言…所以這次是我可能…(哭)

高:不會的,我相信你的實力,而且你還這麼年輕!

Q:導演這麼久沒拍電影,為何突然間想要拍?

高:我沒拍的原因非常簡單,在90年代中你拍不下去,那個盜版太厲害了,你等於幫賊打工,打工也談不上,因為所有都給盜版。那時我在香港作舞台劇很好,我舞台劇已經作20年,到目前為止,我的劇團在香港不用拿政府資助都可以生存下來,而且每年在香港、內地、東南亞都有巡迴。我過去搞舞台劇時,香港電影界從年產300部差到過去幾年只有年產30、50部,等於只有1/10的產量。我覺得我過去搞舞台劇是沒有錯的,蠻幸運的決定。

最近幾年很多聲音說大陸市場開了,而且根據CEPA,我們香港進口大陸,只要通過審查,有人給你發行就能進去。我聽這個聽很久了,就想要不要先找一個題材來試試。因為什麼都不一樣了,現在沒有底片、film,都是拍高清、digital,很多東西要適應。以前作後製,拍完、剪接到配音、上畫,2個禮拜,現在起碼要3個月。我說莫名其妙,怎麼要弄那麼久?結果真的用3個月!

要重新適應就要想一個題材來起步,剛好我家發生這個事,過去幾年就一直想這劇本,我感受很深,仔細觀察好幾年。我當導演拍過40多部,再加上我當監製、策劃、編劇的,一共80多部,每次都有一個共通點──那些我們已經計算透,有什麼咖、什麼賣點、什麼噱頭,一定賣錢的,到最後一定死掉!而且死得很慘;那些一定會賣的呢,一定是心中有火,這題材、這故事我非講不可!一定要跟觀眾share,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拍出來!包括《南海十三郎》、《我和春天有個約會》,以前的《富貴逼人》、《開心鬼》。我就是用這點去執導我重出江湖的第一部。我跟大家講,雖然成本不算太高,但是每一個鏡頭都是心中有火削出來的!

電影的第一次

Q:第一次感受到電影魔力的電影?

高:張徹的《獨臂刀》(1967)。1967年香港滿地都是炸彈(註:六七左派工會暴動),我爸爸媽媽就把我送到澳門,跟我姑媽住,我姑媽不理我,我每天下午在澳門通街逛,常常去電影院看劇照,非常喜歡看《獨臂刀》。最後王羽先生推開門去救他師父,我每一次都跳起來鼓掌!好厲害!怎麼可以讓你那麼興奮,讓你流淚讓你笑!我常在門口看劇照,賣票的說那個小孩又來看劇照,放你進去看。我一個人看了7次《獨臂刀》,就立志要當電影導演。那時8歲。我11、12歲在香港寫武俠片的故事,寫完一個500字故事,在後面寫導演:「張徹、我」,我要跟他一起導演這個戲啊!
張徹離開前半年,黃霑先生帶我去拜訪他,我第一次坐在他面前,把這往事寫一遍給他看。他那時已經聽不到了,我們交談一個下午,從兩點到六點,4個小時,都是寫來寫去。我說你的電影影響我的一生,我看了你的《獨臂刀》立志要當導演,希望40歲像你一樣拍第一部片《阿里山風雲》,結果我25歲就有機會拍《開心鬼》,我早了15年。我把這些寫給他看,他笑一笑寫:「你努力吧。」

馮:我這次來很感動,感動是什麼呢?我沒有一次來過金馬獎,參與你們這些活動。因為我從小3歲是為了生活,跟我爸爸這樣入行,所以對我來講,作電影沒有什麼魔力,是一個可以吃飯的方法。我沒有要求,人家怎麼要求,我不敢不作,我希望作得更好,因為作得更好,才有下一次,一碗飯

(Q:在你的生活中,都沒有看過一部讓你感覺到電影跟你想像的不一樣、其實很有意思、充滿力量的片嗎?)沒有,從來沒有這樣看電影(笑)。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高志森  馮寶寶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