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夏天

一棟別墅,一對兄弟,各攜伴侶,互有心結。從言語揶揄到身體較勁,一場性感又爆笑的夏日大作戰,一觸即發……。

德國男星湯姆佐默拉特(Tom Sommerlatte)首次執導,即交出這部捕捉屋簷下四人權力與情感流動的慧黠喜劇。他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法國人,自幼熟悉雙語。近年來主要在法國當演員,經常演二戰德軍的角色;他自承有點演膩了,才嘗試執導,拍一個自己想作、也很熟悉的題材。

導演 湯姆佐默拉特 (1)

導演:湯姆佐默拉特Tom Sommerlatte

( 文/謝佳錦,PHOTO by Mountain Lin )

 

為何對兄弟題材感興趣?

電影基本上沒有自傳成份,導演在映後QA戲稱:「我沒有親過我兄弟的女友!」但他來自一個十二位兄弟姊妹的大家庭(導演排行第十),成長環境讓他體認到兄弟是很特殊的關係。

電影中的這對兄弟,弟弟溫吞,哥哥跋扈,個性很不一樣,儘管這造成他們之間的矛盾與緊張,但他們並不討厭彼此,導演說:「如果可以的話,他們也想擁抱對方。」如此具有芥蒂或性格迥異的關係,假使是朋友,吵完可能一刀兩斷,老死不相往來,但兄弟是血濃於水,終究得面對,開誠布公地爭吵與攤牌,反而讓他們更了解、更靠近彼此。

電影某種程度上是家庭合作的結晶。製片是導演的姐姐,兩個兄弟是建築設計師,負責作電影中的樹屋,一個兄弟借他一輛車。電影在法國拍攝,媽媽協助處理在法國拍片的手續。拍片的錢有些是跟爸爸借的。

主場景:別墅

電影空間侷限在別墅與周圍幾個地方。一開始是預算使然,但導演也利用經濟上的限制,做出積極的藝術性開發。

他提出兩個方向:第一,他要讓角色自己說話。若場景過多,或有太多美麗風景,反倒喧賓奪主。有點類似舞台劇的空間限制,利於回歸角色自身。第二,他意識到當電影省略發生於別墅外的情節(如哥哥跟弟弟的法國女友在外頭發生什麼事?),不只能引發別墅內的人多作揣想,也能刺激觀眾猜測他們的關係產生什麼變化;換言之,空間的封閉性,開闢出敘事的躍進、開放與曖昧。

別墅內的牆面,幾乎處處是花的圖案的壁紙。導演說:「這是要給這棟別墅一種個性。花所象徵的大自然和諧,與兄弟間的衝突成為一種對比。這點子來自負責佈景的人,我喜歡。」熟悉法國的觀眾,或許也能聯想到,這種花圖是某種法國鄉間別墅的刻板印象;而近乎氾濫的花圖,導演說,德國觀眾看到可是會哈哈大笑。

周圍:游泳池、樹屋

導演表示,游泳池是電影戲劇性的重要空間,可以從游泳池清楚看見權力關係的變化。較早期時,哥哥跟弟弟在游泳池比賽,哥哥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贏,他一直領導弟弟;後來觀眾看見弟弟在親大嫂;最後,弟弟把哥哥推到游泳池,代表擺脫哥哥的控制,走向平等關係,而哥哥沉入水底的過程,也以慢鏡頭呈現無力感。

樹屋代表另一件事,當手足吵架時,總會有一個地方,當他們去到那兒,就能讓他們回憶起過去的美好時光。導演說,樹屋不是他的童年回憶,但一直有這種想像。

法國靈魂的德國喜劇

被問到《樓下的夏天》有受哪些電影啟發時,導演表示,他雖然是德國人,但比較受法國電影影響,如《西班牙公寓》導演賽德利克柯拉皮許(Cédric Klapisch)、法國新浪潮名導克勞德夏布洛(Claude Chabrol),以及執導《遇見百分百的巧合愛情》、《看看我,聽聽我》的法國演員兼導演夫婦艾格妮絲夏薇依(Agnès Jaoui)及尚皮耶巴利(Jean-Pierre Bacri)。

從上述電影或名導的特色,《西班牙公寓》的多語系背景,《遇見百分百的巧合愛情》、《看看我,聽聽我》與克勞德夏布洛對權力的關注,都能清晰看見血脈的傳承。

這位常在銀幕演「納粹士兵」的德國大男孩,驕傲地笑說,他到法國時邀請了艾格妮絲夏薇依和尚皮耶巴利去看他的電影,並告訴他們:「你們是我很大的靈感來源。」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導演 湯姆佐默拉特 (10)  《樓下的夏天》導演:湯姆佐默拉特Tom Sommerlatte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