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入飛飛  

舞台上有「帽子歌后」鳳飛飛,新加坡的停車場旁也有一群「鳳飛飛」。他們是收費稽查員,同樣戴著帽子,但他們的工作不是唱歌,而是開停車罰單,人們一看到就高喊:「鳳飛飛來了!」

《想入飛飛》這部充滿新加坡語言趣味、懷舊元素的本土電影,由《881》、《12蓮花》新加坡名導陳子謙執導,為什麼以台灣歌手鳳飛飛為主題?又以何種方式致意,讓不管是不是鳳迷的你,都能為之落淚?

導演 陳子謙 (5)  導演 陳子謙 (2)

導演:陳子謙

(文/謝佳錦,PHOTO by Mountain Lin)

 

計畫緣起

有「數字導演」之稱的陳子謙,相隔七年,總算推出新片。

這些年,導演在做什麼?他表示,從第一部劇情長片《15》到《12蓮花》,每年都在拍片,沒有休息,本來想花兩年休息,但這一隔就是七年。不過,導演並沒有真的休息,他只是從華麗逗趣的新加坡式歌舞片,切換至紀錄片跑道;他花六年時間拍了《老地方》、《老情人》、《老朋友》三部紀錄片,記錄新加坡將要消失的景點、人物和食物味道。

懷舊元素,是他近年電影的核心。為什麼有《想入飛飛》的計畫?導演提到幾年前有記者問他,最後一次旅行是哪時?導演發現他答不出來,這才發現,儘管跟著電影跑遍世界各地影展,卻從來沒有好好享受旅行。於是,他想找一個平衡,2012年去一直很嚮往的冰島看傳說中的極光。可是,他等了三天沒看見,折回倫敦休息,收到的第一個消息是惠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走了,然後又聽到鳳飛飛走了。

伴隨成長的聲音,一個個離開。有感於此,他開始籌備這部片。

記憶消失的聲音

或許有些台灣人,是在看過陳子謙或其他新加坡導演的電影後,才發現台灣跟新加坡有這麼多的文化同源。講「歌台」文化的《881》、《12蓮花》有大量閩南語歌曲,載歌載舞、熱鬧搞笑兼感人,風格「俗擱有力」,台灣人肯定很有共鳴。《想入飛飛》也不例外,影展開幕至今,高居觀眾票選前幾名。

片中除了鳳飛飛,也提及許多台灣老一輩歌迷耳熟能響的名字,如80年代歌手銀霞、江玲等(江玲是侯孝賢早期作品《在那河畔青草青》的女主角),陳子謙從小一直浸泡在港台金曲,對台灣那個時代的流行文化,恐怕比多數台灣人還熟悉!

電影主角是一個叫夏飛飛的收費稽查員,她無法登上舞台當鳳飛飛,只能在停車場當「鳳飛飛」,在她努力往上飛的過程遭遇兩個天敵:前半段是抄牌同行Jenny,導演笑稱是在影射70年代跟鳳飛飛一時瑜亮的歌后甄妮,兩人當年的較勁,被媒體喻為「甄鳳相對」;後半段主角參加歌唱比賽,遇見一個唱梅豔芳名曲〈女人心〉的跨性別歌手Anita,導演笑稱,這又是另一個傳奇。

不過,即使你完全不認識鳳飛飛或任何片中指涉的歌手,同樣也會被打動。因為電影的主軸是夏飛飛與失智症父親的情感,而失智症這件事,大家都能懂,也緊住電影另一條隨時代洪流沖逝的聲音元素。

父親的職業是「麗的呼聲」播音器的銷售員,即使「麗的呼聲」已經停播,他仍抱著機器四處敲門兜售,正如許多活在過去的失智患者。「麗的呼聲」是新加坡歷史悠久的電台,方言是最大賣點,如片中出現的粵語節目「李大傻講古」,可說是50到70年代很重要的集體庶民記憶。然而,隨著80年代新加坡政府禁用方言,逐漸流失聽眾,乃至消失。

陳子謙說,電影中出現的「麗的呼聲」,全部都是他的收藏品!他笑稱:「可能我是一個困在80年代的人吧,無法走出來!」這些古董如今非常珍貴,他說在新加坡放映時,很多老一輩的看到各種型號的「麗的呼聲」,一看見就哭了。而陳子謙也說,有時遇到一些記者,他們說這個對我爸爸意義深重,我就送一台給他們。記憶的延續,來自不吝惜的分享。

再造全新的聲音

處理經典或名人,最求好心切、也最唯恐褻瀆的,往往是同一群人──粉絲。

陳子謙明白不管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或台灣都有為數眾多的鳳迷,而且他們之間還有聯盟,互通訊息。導演說,他們很怕我們模仿鳳飛飛,聽到我們沒有,他們就放心了,說祝你們順利。

粉絲們看完有何感想?導演表示,他們對女主角蔡淳佳詮釋多首鳳飛飛名曲的過程,其實有點另眼相看,跟印象中的蔡淳佳不太一樣。

蔡淳佳是新加坡歌手,從未演過電影,投資商一開始有點遲疑,可是這是一個南洋味道的鳳飛飛故事,女主角一定要找新加坡人,也要會唱歌,選項不多。他們考慮過歌唱比賽出來的素人,但導演覺得淳佳和劇中角色性格有點類似,本來就很合適,而且他們多年前曾合作過演唱會,過程愉快,有意再度共事。蔡淳佳沒演過戲,讀完劇本其實有點疑慮,要求一個月時間想想;導演告訴她:「如果你擔心演技問題,沒關係,我可以雕。」

陳子謙說,他們拍攝前一兩小時就準備好,給演員充分時間代入。他也從實際觀察中,感受到蔡淳佳的蛻變。蔡淳佳在鎂光燈下的形象比較清新、乾淨,但她在拍戲時長了一個很大粒的痘痘(電影中也看得見),導演心想,如果你連這都能克服,就已經在戲裡面了,結果她不以為意,明白收費稽查員不需要多漂亮,「我就知道她已經轉變了。」

詮釋名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片中蔡淳佳演唱的每首歌,都是從頭唱到尾,片末的〈我是一片雲〉加〈掌聲響起〉也是現場演唱。陳子謙強調,他們不追求錄音室的CD品質,即使有瑕疵也接受,換言之,更在乎真情流露。他表示,現在蔡淳佳錄唱片也採用這種作法。

電影中使用的歌曲,或許不如鳳迷想像。部份因版權問題,不易取得,但他們也有透過社群媒體去調查新加坡那一帶的樂迷愛聽什麼。《想入飛飛》在新加坡票房很好,目前在洽談台灣的上映時間,屆時,無疑會在台灣鳳迷或鳳友會間,掀起一波高潮。

片中失智父親的重要歌曲〈我是一片雲〉,是1977年瓊瑤電影《我是一片雲》的主題曲。影迷或許會聯想到,《我是一片雲》女主角林青霞片末失去記憶,只記得自己的名字叫「一片雲」,其實跟《想入飛飛》在主題上互通聲氣。但導演表情略為吃驚,壓根不知《我是一片雲》這部片在說這個!

導演大笑幾聲說:「應該是飛飛姐保佑!」

記憶的延續與再製,情感的通透與宣洩,在經意與不經意間,跨越時間與國界,自在流淌。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導演 陳子謙 (8)  《想入飛飛》導演:陳子謙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