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班同學  

三名性格迥異的高中少女,校內校外形影不離。她們對性事不再懵懂,用青春胴體換取金錢;她們對愛情有所嚮往,同時愛上高大英俊的籃球隊長。有時嫉妒、有時拌嘴、但更多時候相依為命的女生友誼,面對道德眼光的審視,三女一男的糾葛,如何在這部由彭浩翔監製、陸以心執導的港產片《同班同學》裡狼狽跌倒又昂首起身,開出朵朵無比璀璨而轟轟烈烈的青春煙花?

導演 陸以心 (2)  導演 陸以心 (5)  

導演:陸以心

(文/謝佳錦,PHOTO by Mountain Lin)

 

非普通青春

青春片,是近年中港台類型寵兒,但《同班同學》開場沒幾分鐘就大談援交、性愛,麻辣程度令人咋舌,完全不是你經常在銀幕見到的那種乾淨純潔、神聖不可侵犯的「青春」想像。導演陸以心做過調查,援交是高中校園的普遍現象,確實存在。傳統性工作者需要固定的地方、馬夫,但現在網路發達,一通訊息,立刻成交。

陸以心說:「我不會用『問題』來描述援交。」

她試著通過電影來理解。「對這些女生來說,參加工作有時不為了錢,也是爭取認同,例如你的客戶最多、最受歡迎,就是大姐頭,有點像是外國的啦啦隊長。」而對男生來說,很多顧客是宅男或白領,她們只是想找一個可愛的女生作伴,但又不想送女生回家,「送女生回家好累喔!」援交,就是圖個方便。

用這麼諒解的態度看待援交,或許會讓一些人崩潰。

陸以心也說:「我不是說所有香港女生都這樣,千萬不要這樣想,只是真的有一部分是這樣,我們從來沒去想她們為何要援交,只是用成年人的思維想,她們肯定要買包啊!肯定缺錢呀!性慾強呀!用一些對她們來說很奇怪的理由。她們可能單純覺得,為什麼不?!如果我們班上好朋友都做,為什麼不?!她們想的點跟我們不一樣。」

不過她也強調,這是一個援交女孩的友情故事,而不是她們的援交故事。電影中接客人的部份不高,每個女孩就一個客人,對她來說,小女生長大前會經歷哪些困難與不開心,才是她最關心的,「友情、愛情比接待客人來得重要。」

非普通選角

陸以心認為,華語電影對女性身體的思維太過功能,「都是給男生看的,要爆奶、翹臀、細腰,符合芭比娃娃的形象。」她在挑選三位女主角時故意避開,因為在她的觀察中,「現實裡會作援交的女生都是鄰家女孩那種小妹妹。」

他們在網路公開徵選,面試三百人,最後挑上郭議芯、麥芷誼、廖子妤這三位。選角最大的考量是:你一定要能全裸,不能到現場才矜持。因此,最後一輪是全裸試戲,試戲現場已經很少人了,假使這都無法投入,後面肯定沒辦法。這場試戲是跟片中飾演宅男客人的香港舞台劇演員李拾壹對戲,要求她們在全裸時面對客人殺價,如何應付。陸以心說:「把最極端的擺這兒,後面她們心裡就有底。」她對三位女演員讚譽有加,因為她們對自己的身體很自然,「我很看重她們怎麼看自己,如果你不喜歡自己的身體,就無法在鏡頭前放鬆。」

不過,她們都是很新的演員(廖子妤或許是最資深的,曾以《末日派對》提名香港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因此陸以心請香港演藝圈很有名的蝦頭老師,每週至少上兩次表演課。導演也跟她們密集同居三個多月,像大學住宿一樣,一起買菜、煮飯、吃飯、騎腳踏車、唱KTV、烤肉等,建立友情。導演說,因為拍攝期只有16天,必須事先建立她們之間的友情。

片中有兩個有趣的客串。一個是知名的日本AV女優蒼井空,客串酒促小姐。其實蒼井空的戲份很少,只是驚鴻一瞥,但陸以心認為這樣點到為止的安排比較新鮮,盛讚她「除了在愛情動作片方面很有成就外,也是很好的演員」,不用特意安排援交教母之類的角色,自然地跟故事結合就好。

另一個是導演曾國祥(曾志偉之子)客串的變裝女僕餐廳老闆「琉璃夫人」。陸以心笑稱,這角色本來是彭導的。其實彭導一開始想當籃球隊長,但她跟彭導說:「你只能當籃球,不能當隊長!你不會打,也長得像球!」於是就叫他演琉璃夫人,可是後來發現,曾國祥以前去化裝舞會穿旗袍很漂亮,「我就看中他的小蠻腰跟長腿」,於是彭浩翔導演只能乖乖當監製。

非普通編劇

陸以心是彭浩翔《春嬌與志明》、《撒嬌女人最好命》、《低俗喜劇》等片編劇。在此之前,她做過非常多份工作,都跟編劇無關,也不是學電影的。她大學主修翻譯,做過臨演、酒吧女郎、百貨公司買手、色情熱線,還到台灣當過私家偵探!雖然才30多歲,卻閱歷豐富。她在香港出版的小說《25歲前。我試過》,書名說明一切。

因為她的書,彭浩翔找上門。其實,他們早就見過。彭導十多年前拍的周星馳啤酒廣告,陸以心是臨演,她豪爽大笑:「那時我的體重是現在的一半,所以他沒認出我,他認出我後說,你現在變這樣,真的很適合當幕後,你在幕前會把鏡頭佔滿!」

彭浩翔是知名毒舌,也很嚴厲,陸以心在他底下磨了幾年,儘管只是編劇,對拍片現場並不陌生,「如果你沒到現場熬過,是無法寫出真的可以拍的劇本。」包括前期籌備,後製剪接、音樂,她都學過。但她認為,技術面不難,「真正難度是每天現場要下各種決定,每個決定也會影響最終影片的質量,下決定跟香港茶餐廳一樣,要快、狠、準。」

陸以心說,彭浩翔知道當導演的苦,給她很大的支持,「像拜祖先一樣,買很多東西給我吃」,而且他也很放心,「要不吃東西、講是非,要不在我旁邊打盹。」

陸以心笑稱:「我一直沒有想當導演,當導演太辛苦了,沒有下班時間,我一直逃避。」不過她太愛這劇本了,當製作公司尋找女導演未果,決定親自上陣。

為什麼陸以心對這故事情有獨鍾?

電影募資時所寫的導演闡釋,或可解答:「在道德塔利班充斥的社會,我們不問前因就譴責女孩以其青春胴體換取金錢度過暑假、粗暴的把援交女孩歸納為作賤自己,不知尊嚴為何物的怪胎;卻看不見自己因為不敢犯錯,只能後悔錯過的平庸人生。」

拒絕平庸,敢於犯錯,為什麼不?!

或許不只帶她自信轉換跑道,寫下這故事,也走到這一步。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導演 陸以心 (9)  《同班同學》導演:陸以心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