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四夜五點鐘  

位於日本神奈川縣茅崎市的茅崎館,是一棟擁有百年歷史的和式旅館,也是電影大師小津安二郎與編劇野田高梧構思無數經典的影迷聖地。但在1987年出生的年輕導演三澤拓哉手中,兩名外型亮麗的輕熟女,一群作考古研究的大學師生,旅館打工的憨直男孩,青澀害羞的大學女孩,以及旅館長女與其家人,在四天三夜的短暫邂逅與偶遇下,表面平靜無波、內裡暗潮洶湧地展開一場場愛情配對遊戲。

導演 三澤拓哉  (1)    演員 福島珠里 (3)  

導演:三澤拓哉                   演員:福島珠里

(文/謝佳錦,PHOTO by Mountain Lin)

 

計畫緣起

三澤拓哉是大學電影系的本科生。二年級時,本片監製杉野希妃小姐(2013年台北電影節焦點影人)到系上講課,三澤拓哉很有興趣,便毛遂自薦,之後擔任了深田晃司《18 歲的盛夏告白》、內田伸輝《若無其事的寧靜》與杉野希妃《欲動》助導等工作。

他目前大四,即將畢業。公司問他有沒有興趣趁還有學生身份、比較自由,來拍一部長片,就促成這個計畫。三澤拓哉雖然主修電影,但他是理論組的,因此本片不屬於畢業製作。他受訪時還笑稱,下個月要交論文,題目是關於電影節的製作補助,現在正處於水深火熱的狀態啊!

為什麼選擇具有特殊意義的茅崎館作主場景?

三澤拓哉一開始的劇本設定是「海邊的小旅館」,是製作公司建議用茅崎館,再加上他跟茅崎館的老闆很熟。剛開始有點擔心,怕會破壞百年旅館,所幸一切順利。
導演在茅崎市讀高中。茅崎以考古遺跡聞名,他高中時,學校曾因發現古蹟,而把校舍整個拆掉、搬遷,就把考古元素放入電影裡頭。此外,作考古時你越往下挖掘,越回到過去;這跟他的電影主題有關,片中人物忽然相遇、共處,越相處互動下去,越往下挖出事情真相。

兩位重要角色是輕熟女,導演如何揣摩她們的心情與互動?

導演有點想刻意描述跟自己年齡有點差距的族群,這當然也帶來一些難題。如何克服?他除了看小說來了解外,如果泡咖啡廳時隔壁桌有坐一些姊姊,就會偷聽他們說話,作一下筆記。他笑稱,可能我在她們眼中就是大學生,不介意我的存在吧。

電影開場不久,旅館打工男孩撿到一張撲克牌,收尾沙灘也有一張遺落的撲克牌,為何做此安排?

片中角色一直在玩配對的遊戲,無論是真的在玩牌,或人際乃至愛情關係。可是當電影結束時,基本上回到原點,沒有任何人真的配對成功,就跟沙灘上那張孤零零的撲克牌一樣。

這是一部群戲,但導演經常用中遠景的主鏡頭(master shot),讓角色都在畫面內,沒有特意切換成近景或特寫來操控觀眾要看哪裡,例如大學女孩有時在人群中會偷看暗戀的旅館打工男孩,但導演只讓這些細節藏在中遠景內。為什麼要這樣做?

導演有意識到,這對某些觀眾來說或許是負擔。他笑稱,家人平常只看日劇,看他的電影時覺得好多事發生、不知該看哪。不過,他偏好這種自由與開放、不會太滿的視覺感受,有時不會把鏡頭框在主線發展的人物,讓觀眾自己去找訊息,「就算跟觀眾保持一定距離,但我相信觀眾會看到自己想要看到、或應該看到的。」

關於打桌球的段落。

導演自己也愛打桌球,就寫了這個段落。他發現一點,很多電影裡都有打桌球,只要一打起桌球,角色就沒說話,只要一說話,就沒打;他在這部片中,將桌球帶給觀眾的輕重質量感受、敲擊桌面的清亮節奏,與角色對話帶出的情緒連成一氣。

飾演片中大學女生的福島珠里小姐第一次演電影,她是這段桌球戲的重要情緒爆點,跟對打的男生練了很久。導演給他們的現場指示是,當你們打到快打不下去時,就說台詞,時間點自己決定,大約拍4次就完成。

影響自己的電影前輩。

三澤拓哉表示,影響他最大的日本導演是小津安二郎,最喜歡他的《東京物語》、《晚春》。不過他強調,這部片不是特別在對小津致敬。如果把範圍拉大到全世界,影響他最深的導演是楊德昌,最愛《一一》。

他現在還沒畢業,但畢業後希望能繼續當導演,目前手上有一個劇本,是一個發生在東京神保町的故事(跟《咖啡時光》一樣)。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三夜四天五點鐘》導演:三澤拓哉 MISAWA Takuya  《三夜四天五點鐘》演員:福島珠里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