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影的女人-01.jpg

CKY_9057.JPG

導演 │ 黑澤清 KUROSAWA Kiyoshi

沙龍攝影 │ 張國耀

 

 DSC_6251.jpg DSC_6340.jpg

文字整理 │ 謝佳錦

文字編輯 │ 楊元鈴 

攝影 │ 林軒朗

以《東京奏鳴曲》、《岸邊之旅》享譽國際的日本大師黑澤清,最新作品《顯影的女人》首次於法國拍攝,描述一名蟄居巴黎郊區老宅、沈迷銀版攝影技術的攝影師,為了完成與真人等比例大小的銀版顯影,用支架固定住擔任模特兒的女兒長達一兩小時的曝光時間,瘋狂且病態地追求完美影像再現。這時候女兒愛上新來的年輕助手,兩人密謀擺脫父親的桎梏……。

捕捉最細微的情感波動

電影中最引人注目的元素--銀版攝影,是1839年發明、古老而神秘的攝影術。為什麼會有這個點子?黑澤清其實早在二十年前就想到了題材。他偶然在東京惠比壽的寫真美術館,看到一張小女孩的老照片,這個女孩的表情非常微妙古怪,彷彿同時感到痛苦和愉悅,從未見過,難以形容。當時照片旁邊有一段說明,為了拍下這張照片,女孩必須被綁住約十分鐘,而她對於要綁住這麼久,又緊張又害怕,所以曝光的過程中,也記錄了那段時間裡所有細微的情感波動,這種波動不是任何一張快速顯影的照片所能捕捉到的。

二十年前正值日式恐怖片(J-Horror)鼎盛,黑澤清獲得一位英國製片人的合作邀約,寫下這個劇本,可是這項計畫後來胎死腹中。直到最近有一位住在法國的日籍製片人,偶然問他想不想到法國拍片,才又拿出這個劇本。

這是黑澤清自七○年代開啟電影生涯以來,首部海外拍攝的作品。一開始還擔心籌資會有困難,但因為他的作品很多都在法國上映過,享有一定知名度,籌備過程相當順利。而且因為法國人對外國電影和作者感興趣,好奇來自日本的他可以激盪出不同的火花。時隔二十年,從英國換成法國,黑澤清這次親任編劇,保留了原本恐怖驚悚成分,但融入法式浪漫愛情元素。

DSC_6322.jpg

日式恐怖片的核心精神

究竟所謂的日式恐怖片是什麼?除了台灣觀眾耳熟能詳的《七夜怪談》、《咒怨》等名作,黑澤清認為,日式恐怖片更核心的重點,是在很低或甚至零預算的條件下,拍出非常恐怖的效果。在這些名作誕生前,包括黑澤清本人只有不超過五人在做嘗試,有些沒做海外發行,甚至是所謂的V-Cinema,直接發行錄影帶,不上電影院。儘管知名度較低,但他認為當時所做的實驗,算是日式恐怖片最根本的東西。

從表現方式來看,日式恐怖片可說是結合了歐美恐怖片特長與日本的怪談傳統。歐美恐怖片的故事發展,通常一開始就有鬼,鬼可能跑到主角家進行攻擊,於是引發一連串的故事,接著逐步解開謎底,為什麼這個鬼會在這?主角該怎麼制伏對抗?這是歐美類型常見的情節邏輯。然而日本的怪談電影不同,通常一開始都是人、沒有鬼,後來有人死了,死了的通常是長髮女性,她死後跟活著的人的關係還是繼續發展下去。最知名的例子是鶴屋南北所寫的「四谷怪談」,被拍成電影超過三十次,影響日本恐怖文化甚深。而這批日式恐怖片的情節展開方式偏向西洋,一開始就有鬼,但鬼的形象則保留怪談故事的長髮女性特質。《顯影的女人》一開始就有鬼,可是也有到中段才變成鬼的,黑澤清認為算是一個新的嘗試。

不過,黑澤清自己的恐怖風格跟《七夜怪談》、《咒怨》這類充滿恨意的怨靈,塑造方式還是不太一樣。多數恐怖片的怨靈可能是被特定人殺了,懷恨而死後化為惡鬼來復仇。黑澤清認為,以復仇為動機去發展劇本,格局會有一點小,好不容易讓幽靈出場了,卻只是針對個人的恨意,有點可惜,他會想發展成針對社會、更全面一點的思考。

雖然近年來日式恐怖片顯然不如千禧年前後風光,但黑澤清指出如《靈動:鬼影實錄》這樣超低預算、發生在家庭裡、登場人物不超過五人的故事,就能發展出非常恐怖的效果的製作,跟他們當年日式恐怖片在有限資源下的實驗,背後精神可說是如出一轍。

死亡,然後呢?

人稱恐怖片大師的他,靈感來源是什麼?黑澤清笑說自己其實沒有遇過幽靈,但恐怖片一定會牽涉死亡,死亡是大家都很害怕卻無法避免的,其他電影類型通常會避免碰觸死亡的元素,但恐怖片恰好相反,而他更希望針對死亡這一點去想怎麼延伸,例如人死了以後會怎樣?我自己死了以後會怎樣?由此下去發展成故事。

然而死後世界到底是怎樣?信不信鬼?黑澤清也沒有答案。他不知道幽靈是否會如電影中的形態出現,也不知道人死後會怎樣,他都沒見過。但他相信生命在死後,應該會以某種形式繼續下去,不一定是電影裡的樣子,也可能是別的樣子,這是他所確信的。

DSC_6375.jpg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顯影的女人》導演 - 黑澤清.jpg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