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格的約定-01.jpg

CKY_9091.JPG  CKY_9106.JPG

導演 │ 康德賈圖雲洛薩米 Kongdej JATURANRASMEE

沙龍攝影 │ 張國耀

 

「我覺得這首歌很sweet。」
「我覺得這首歌很sad。」
11月5日《停格的約定》映後QA現場,主持人陳俊蓉引述她跟泰國導演康德賈圖雲洛薩米兩人先前的對話。不懂泰文的主持人對電影片尾曲〈只能想念〉(แค่ได้คิดถึง〉的感覺是甜蜜,但導演的感覺則是難過。既是甜也是苦,不只是歌曲帶給聽者的多重感受,也是這部講述二十六歲女孩初戀復燃的清新小品,品嚐後暈開在觀眾心頭的複雜滋味。

文字整理 │ 謝佳錦

文字編輯 │ 楊元鈴 

攝影 │ 林軒朗

因為一首歌的緣故

導演說,整部片正是起源於這首歌,歌詞唱的是:「曾有一個能一起作很多事的好朋友,後來分道揚鑣、各奔東西,往日種種如今只能想念,但只要能想念,就會讓我快樂。」導演十幾年前聽這首歌時,正在跟一群好友拍他的第三部電影(《停格的約定》是第七部),很遺憾地,他們之後沒再繼續合作,也沒時間見面。多年後重逢,竟發現與昔日麻吉之間變得沒什麼好聊。從無話不說到近乎無話可說,導演表示:「我很好奇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們沒有吵架,也沒有意見不合。」因此,這部外觀上是初戀愛情類型的電影,要拍的更是「那些不知不覺消失於我們生命的人」,片末也打上「致曾經在這裡的人」。

康德賈圖雲洛薩米在泰國電影圈橫跨主流與獨立,一方面為片廠撰寫商業製作的劇本,另一方面編導自己的個人作品。他在業界有「羅曼史之王」的稱號,可是他不太愛這個標籤,2012年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我不覺得我有那麼浪漫!看看我的電影,它們一點也不甜蜜,我把浪漫視為只是一種去體驗的生活面向。我猜這稱號來自我受僱寫的一些劇本,但這些劇本不單是在賺人熱淚,我不只聚焦在人與人的關係,也聚焦在一個人與他思想上的關係。」

初戀不只是小事,浪漫不只是糖衣,《停格的約定》除了濃縮康德賈圖雲洛薩米對時光流逝、情誼變調的感觸,還試圖紀錄當下泰國人的心靈狀態。

照片取代記憶,濾鏡折射時代

女主角是一個重度Instagram使用者,拍照、加濾鏡、下標籤、上傳、心滿意足地看著讚數上升,是她連結外部世界的重要管道。導演指出,Instagram在泰國很受歡迎,很多人非常依賴社群媒體,好像最在乎的就是按讚人數,上傳的照片也會經過挑選、美化,社群媒體上呈現的彷彿是全貌,其實不過是想讓別人看到的部分,好的事想炫耀,不好的事就不發,表面上是揭露,實際上是隱藏。在自我感知的層面上,人們給照片加上濾鏡,照片反過來取代記憶,只記得想記得的。人們的一舉一動受虛擬網路的無數目光注視,自我不像以前那麼獨立。此外,社群媒體有大量資訊流竄,讓大家覺得每天都有很多事在發生,導演認為這讓大家覺得年紀變大得很快,「我在二十六歲時覺得自己還很年輕,但我們的女主角覺得她二十六歲已經很老了。」

那導演自己有用社群媒體嗎?他說自己以前就有用Facebook跟Instagram,但不常用,不像身邊有些人熟到知道幾點上傳能獲得更多讚。不過他也笑稱,這兩天來台北用得特別勤,還很興奮地找侯孝賢導演合照,上傳炫耀一下。

電影另一個重要元素是政治。全片乍看修飾得一派美滿明亮、談的盡是小資文青的小情小愛,卻一直透過各種方式暗示動亂正在不遠的畫外發生。

情感與政治之間

泰國對電影有嚴苛的內容審查,觸及皇室或宗教尤其敏感,但《停格的約定》不是康德賈圖雲洛薩米第一次碰觸政治,他過去的電影多數都有涉及。為什麼喜歡碰觸政治元素?他覺得其實很多國家的電影都會暗藏政治元素,台灣電影也有,因為電影拍的是現代人的生活,而現代人的生活離不開政治。泰國自從2010年起政局動盪,所謂的紅衫軍、黃衫軍兩大勢力上街大規模示威,乃至流血衝突、炸彈攻擊、政變戒嚴。政治就是泰國人的生活的一部分,無法忽視,他直言:「坦白講,我們那邊的政變次數有點太多了,八年兩次。」

然而他也強調,我對政治一點興趣也沒有,拍電影不是要說誰對誰錯、我喜歡誰不喜歡誰,只是記錄下來。他關注的焦點還是人,看人際樞紐在黨同伐異、高度對立的政治氣氛下,到底有多脆弱、有多敏感。在泰國有人支持政變,也有人不支持,但還有很多人介於中間。他說:「我最大的困擾是,那些黃衫軍的人認為我是紅衫軍,那些紅衫軍的人認為我是黃衫軍,這兩三年我失去一個朋友,因為他認為我不夠紅。」

《停格的約定》,停格的不只是約定,不只是想念,也是泰國的此時此刻。
 

《停格的約定》導演 康德賈圖雲洛薩米.jpg  S__8355861.jpg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停格的約定》導演 - 康德賈圖雲洛薩米.jpg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