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s k-01.jpg

DSC04898 (2).jpg  DSC04887 (2).jpg

導演│何宇恆

DSC04939.jpg  DSC04945.jpg

武術指導│陳中泰

攝影│張國耀

今年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的提名名單,首度出現了來自馬來西亞的電影《Mrs K》,不僅打破了二十四年來由港陸獨霸的景況,更讓人訝異的是,這部電影的班底包括導演在內,多半是從未拍過動作片的武行素人,獨特風格令人驚豔。

Mrs K》敘述一個久居馬來西亞的中年女人,過著旁人看來幸福無比的生活:老公多金、女兒乖巧、住在獨棟別墅、當個家庭主婦,甚麼都不用煩惱。直到某日,來路不明的黑道探子突然出現,以揭發她的犯罪案底威脅勒索財物,逐漸揭開了女人的神祕過去,與一身矯健身手。此片由香港英皇及馬來西亞Sonneratia Capital兩家公司投資監製,拍攝團隊包括馬來西亞導演何宇恆、香港資深動作指導陳中泰,並由香港演員惠英紅、任達華與台灣歌手伍佰主演。

是甚麼樣的機緣,促成這一次的跨國合作?導演何宇恆與動作指導陳中泰應金馬獎邀請來台期間,侃侃而談他們的拍片心路。

量身打造的動作告別作

何宇恆不諱言,《Mrs K》這部電影是為了女主角惠英紅量身打造。

香港女星惠英紅主演過無數邵氏武俠功夫電影,雖然近年動作片產量漸減,但「打女」形象依舊深植人心。2009年,惠英紅演出何宇恆自編自導的《心魔》,飾演一位面對兒子被指控強姦未成年少女的母親,收放自如的演出力道,讓她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等多項電影獎項的殊榮,也打開了新的戲路。當時何宇恆就開玩笑,說要為她再寫一齣動作片,惠英紅也答應了。

於是《Mrs K》的計畫就此開始。何宇恆從未拍過動作片,以往在馬來西亞以文藝作品與獨立電影見長,在他四處籌資與編寫劇本的過程中,能與本片武術指導陳中泰結識,全賴監製友人的飯局牽線。陳中泰是香港資深的演員、武師與武術指導,長年習練蔡李佛拳,擔任過《雀聖》、《金錢帝國》等片的武術指導,也與各個大武班合作過。他回憶道,當他與何宇恆第一次見面,陳中泰劈頭就問:「你想幹嘛?」看似挑釁,但兩人一聊就是極久,之後經常碰面、見面就聊,有時還去彼此家中看戲,互相提出自己對片子的點子,長達一年以上的磨合,也慢慢磨出《Mrs K》的雛型。

2015年,《Mrs K》正式準備開拍,惠英紅也加入他們,熱烈討論起何宇恆醞釀多時的劇本。今天《Mrs K》的成片樣貌,集合三人的創意結晶,例如一開始的Mrs K是個單親媽媽,惠英紅卻嫌「這不好玩!」,想修成更不冷血、更有趣的人物關係。該怎麼辦呢?「給她一個老公,但她老公不會打!」這概念何宇恆也覺得好玩,於是一家三口的人物架構就這樣底定。

惠英紅的投入讓現場的所有人敬佩不已。作為女主角,惠英紅不僅文戲演出吃重,武戲更要求一打便要打出力道,這對今年五十六歲的她來說,其實很吃力,但她自我要求相當嚴,在開拍前,便赴馬來西亞一邊熟悉環境、一邊鍛鍊基礎體能,即使沒有上戲,也要保持隨時就緒的狀態。不僅如此,惠英紅幾乎不用替身,堅持不修分鏡,例如片中一場徒步追逐惡棍的戲,銀幕上短短地五分鐘,現場拍攝的兩個小時中,她就是不停地跑,等段落拍完,惠英紅直接倒下;還有一次,惠英紅拍到一半感冒去診所,竟意外發現自己肋骨斷了,她不吭一聲,回來繼續把戲接著拍完,後來大家知道了,又心疼又佩服。

本片也是惠英紅在動作片的最後一張成績單。全片殺青後,惠英紅便對外宣佈她將從武師畢業,再也不拍武打相關的電影。何宇恆對她看待這部「半息影之作」的態度讚不絕口,憶道:「惠英紅從不遲到,從不早退,更不會像某些演員假借休息離開現場就是一兩個小時。有時問她幹嘛這麼早?她還回我為什麼不能早到?她全程都在這兒,盯著所有人做事,然後提供自己認為可以更好的建議。」陳中泰更直言:「像惠英紅這樣子的,現在人做不到了!」

DSC04857.jpg

文戲武拍,武戲文拍

Mrs K》全片拍攝資金為一百萬美金,就一部跨國製作的動作片而言,並不充裕。整個劇組只有兩台攝影機、四個武行與一個副手可用,相較於同樣提名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的《寒戰2》,動輒就是七、八台攝影機與上百個工作人員環繞,資源落差一目了然。

怎麼克服?陳中泰很樂觀,他並不認為大劇組就一定好。「團結最重要。人人都上工、卻都只盼著中午發飯盒的團隊,還不如人人一起集思廣益一起想的。兩個人有兩個人的想法,三個人有三個人的,放在電影裡的結果都會不一樣。」他的理念落實在《Mrs K》的拍攝分工上,何宇恆與陳中泰雖各自掛名「導演」與「動作指導」,然而片中每一顆鏡頭的調度、鏡位、構圖、美學,幾乎都是共同討論而來。

全片實際拍攝了四十多天,由於拍攝現場只有兩台攝影機,預算又吃緊,連調度都僅能用現場現有的道具,何宇恆與陳中泰乾脆不分主機副機,一開始就用自認構圖最好的角度去拍,拍完就用,不作多餘的剪接刪貼,也盡量不出外景、不拍進門動作,以克服客觀資源的缺乏。劇組並不認為這是限制與困境,反倒化有限為無限,讓《Mrs K》呈現出獨特的精簡的風格。該有的打戲還是要打,但不能為打而打,要從角色的內心動機出發,所以打戲可以少,但一打就要很有力道。何宇恆進一步說道,他希望可以做到的目標,是「文戲武拍,武戲文拍」,在看似平靜的文戲中,演員不用刻意講斯文話,如惠英紅與老公、女兒吃飯那場戲,以挑魚刺這種很小的「動作」來傳達家人情感;而在應該激昂的武戲裡,動作再怎麼目不暇給、緊張刺激,也都要源於角色的內心狀態。

K為名的創作大融合

這種風格創意,一部份來自何宇恆、陳中泰與惠英紅三人對動作片各自不同的想像。何宇恆坦言,自己小時候對邵氏、成龍與李小龍的功夫片很著迷,但對西部片更有共鳴,因為有槍戰、有遼闊風光、以及無限遐想,像1967年塞吉歐李昂尼導演的《荒野大鑣客》,他就非常喜歡。陳中泰則說,他對西部片與日本武士片的想法,比較像是一份情懷,身為拍片人兼練家子,他更在意某些電影的武打實在太浮誇,畢竟現實中的對峙,往往「拳無三下手,棍響定輸贏」,一出手就決定了勝負,銀幕上花俏的交拳過程,奇食指事滿足觀眾好奇而已。惠英紅則參考了一些追求寫實的韓國電影如2010《大叔》。三人這些的豐富構想,最後融入了《Mrs K》片中,例如片中配樂便刻意選了一首六年代西部片的音樂。

Mrs K》是一部沒有姓氏的電影,劇中人彼此只以父親、母親、老闆互相稱謂。既然如此,片名的K又是什麼意思呢?「K是一個有趣的字母。它很神祕,卡夫卡也用過,外觀看起來則菱角分明,一凸一凹,給人一種很硬的感覺,也有Kill(殺)的意思,就用了。惠英紅演的是個太太,所以叫Mrs K。」何宇恆說。

除了惠英紅以外的另外兩「K」伍佰飾演的K先生、蕭麗煊飾演K女兒,何宇恆與陳中泰也相當讚賞。玩過樂團的何宇恆,常常在現場與伍佰大聊音樂經,發現他各方面的見解都很豐富,也是個敬業的演員,有時還開玩笑「今天我演沙包」。蕭麗煊是新人童星,沒演過戲只練過舞,這次拍片的訓練強度還讓她一度想放棄,但她之後非常進入狀況,有時甚至提出自己的想法,例如綁票一場戲,何宇恆要小女孩哭出來,蕭麗煊卻說「這種時候應該忍著不哭」讓他大吃一驚,直接採用。連跟她有多場對戲的任達華都盛讚,這個十五歲小女孩的眼睛全程盯緊自己,是真正活在戲裡,而非為演而演。至於關鍵的武打調度,陳中泰則保證,只要安全措施作得好,這些非武行的演員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從武到文、從動作到情感,《Mrs K》也開啟了另一種華語動作片的新可能。

DSC04862.jpg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Mrs K》導演 - 何宇恆.jpg  《Mrs K》動作設計 - 陳中泰.jpg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