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16-短片1

主持人問:先請三部片導演說明一下當初是什麼靈感、想法來拍這樣的影片?

《門縫前的包裹》廖明毅導演映後座談

導演答:人或多或少都有被背叛或是想要報復的時候,就是這樣的情緒。

主持人問:請女主角聊一下演這部片的感想?

演員答:問一下,我的背好看嗎?我覺得導演好有才華,編劇、導演、剪接都一人包辦。前製就花掉1/3的時間,真的是嘔心瀝血。跟導演也成為好朋友,一起走過來。

觀眾問:演員的表演令人驚豔,請問一個男導演去拍兩女的故事怎麼辦到的?演員演戲的感想?

導演答:一個男生去寫2女的故事有困難,而且很可能有對女性某個角色的刻板印象,我在casting時,有請她們說有沒有跟劇本中主角的相似經驗?演員鍾她真實人生的經驗卻是跟劇中另一個角色MAY一樣,偏偏我怎麼看她大概都不像MAY,當然如果顛倒了一個既定的想像又拍得很好,就很酷。可我沒有這樣挑戰。我拍戲又很折磨人,每一場戲就有七顆鏡位要拍,一分鐘可能要拍7080分鐘,我寧願多拍、留到剪接時有材料。演員只要演到某個程度,不需要演到100分,因為我的能力是整合所有的事情。因為演員鍾演出的角色跟她個性差很多,每次溝通完,我都會想她能了解我說的嗎?但她都做得到,而且演哭戲時,我講完她就說:給我30秒,然後就哭了、哭了很多次每次都在同一句話上哭出來。攝影師還說她是流淚機器。

演員答:拍這部戲太辛苦了,我那時候每天只吃吐司、喝運動飲料,演哭戲時有參雜私人情緒在裡面,哈哈。導演有給我們很多空間和時間準備,也跟演員分享他自己的經驗,光是排戲就花了五、六天。

 

《即使她們從未相見》牛俊強導演映後座談

導演答:這部影片的進行方式是去年我前往美國前,先向四個朋友徵求她們各自的照片,到了美國給四個美國人看挑選其中一張,憑著照片去假想、訴說跟這個人之間如何相遇與認識,再把四個美國人的照片帶回來給這四個朋友,也講一段她們的故事,因此她們之間的相遇都是虛構的。

演員答:前幾個月這部影片一直都以裝置展的方式進行,結果我越來越覺得講過的這些事曾經發生過!

導演補充:她們看著照片,從外表去想像,有些的確是跟事實重合呢! 比如影片裏頭有個美國人說自己是天蠍座、照片裡的對方是獅子座,而確實對方就是獅子座!

觀眾問:請問導演怎麼會有這樣的構想?

導演答:我本身是當代藝術背景。會有這樣的構想是因為不完美的情感經驗,會想什麼是真實相遇?網路交友有時會感覺非常真實,但是相遇時又會感到破滅。我覺得很奇妙,今天這三部短片湊在一塊放映,都是從女性心理角度出發,女性的心很豐富,這是我一直都以女性為拍攝主體的原因。

 

《撿影》張亨如導演映後座談

主持人問:怎麼出動到譚艾珍母女倆演這齣戲?

導演答:故事是自己的親身經驗,一開始也沒有預設要找誰演,那時只認識艾珍姐還不認識阿靖。直到有一天半夢半醒間夢到艾珍姐,我知道艾珍姐有個女兒歐陽靖,就google歐陽靖想看看她的長相,結果就看見她的一段訪談,剛好說到她跟母親的關係...

譚艾珍:我那個時候很忙,剛拍完《阿霞的掛鐘》吧,我跟女兒(歐陽靖)講有批很優秀的年輕人邀請演出,怎麼辦?歐陽靖就說,阿母你就幫年輕人吧。我就以學習的心情來參與這齣戲。

歐陽靖:演出這齣戲最大的疙瘩就是要跟媽媽一起演戲。跟她演戲壓力很大,媽是迷糊的雙魚,可是演起戲來就是一個專業的演員。看劇本時看到快哭,因為它是有點催淚又有溫度的。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台南拍攝,劇中母女關係的設定是冷冷的,我和媽不會這樣...很壓抑...

譚艾珍:她(歐陽靖)那時後就一直叫,吼~跟你們這種老演員演戲~! 現場也有文帥,文帥也挺吵的...

導演:哈~那時候我就要負責拍,還要維持現場秩序,還要思考~

觀眾問:如果沒有看到導演本人,會以為這部影片是中年歐吉桑拍的哩,因為要如此沉穩、深入刻畫一對彼此相愛卻僵硬地不會表達()的母女。可以請導演分享拍片過程,還有拍片之後,您的心路歷程有什麼轉變嗎?

導演答:很困難啊,現場就是一直嘻嘻哈哈,我就想怎麼辦呢?可是開拍後,演員們就進入了角色。媽媽洗澡的那段,我們先把艾珍姊貼來貼去的,雖然艾珍姐一點也不在意甚至說不用貼,可是感覺一直沒有出來,我就偷偷跟阿靖說你等下敲門後就直接開門自己進去......就有了意外的收穫。我的劇本寫了三年,每年跟媽媽之間的狀況都不一樣,劇本每年都改。(哭了起來)。拍片是一種治療。

譚艾珍:她(導演)不太了解媽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現,但是為人父母會對子女感到心疼,愛是一樣的。我後來就加入自己捨不得孩子的感覺。她(導演)媽媽真的很愛她。

主持人:我看到兩個觀眾又很快地舉手了,可是我們時間有限,得在這裡暫停。如果大家有想問的問題,可以私下來問導演和演員喔。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