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17-短片2  


《四分人》映後座談

聞天祥(以下簡稱聞):按照剛才影片順序,先請賴俊羽導演說說這部片的創作意圖。賴俊羽曾經以《不能說的秘密》得過金馬獎的最佳視覺效果獎,非常被看好的年輕導演,大家可能也在紀錄片《被遺忘的時光》裡看過他,他那時鬍子更多。

賴俊羽:謝謝各位來看《四分人》跟其他短片。這作品來自參與《被遺忘的時光》時的親身經歷,近年來很多人關注失智症議題,但我想用關懷外的角度,像太保哥的角色金伯,有點用自我救贖的概念去發展。

 

聞:那就請太保哥來說幾句。太保哥這部片演得太厲害了!那個吃飯、漏飯的樣子,實在傳神到令人忍不住懷疑……(全場笑) 

太保:很榮幸跟賴導演合作,我們當然要多點像賴導演這樣的年輕導演,我只是飾演一部分,出點綿力。演員嘛,我希望盡量做好,我不曉得,我對這個老人癡呆的詮釋是否還可以……(笑)看看你們的評語吧。

 

聞:太保哥太客氣了。太保哥是兩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也是金鐘獎得主。您有特別去觀摩,或是參考什麼影片嗎? 

太保:觀摩倒是沒有,但我曾經看過很多類似的戲,從中得到一些靈感,不曉得演出來的樣子像不像,盡量吧。

 

聞:謝謝太保哥。還有一位久違的黃騰浩,為什麼說久違?其實我們對黃騰浩的認識是從電影開始,2005年的《宅變》,這幾年你在電視界的發展相當好,為什麼會回來演電影? 

黃騰浩:我一直認為,一位演員可以在不同平台學習、吸取經驗,不管是電視、電影或舞台劇,都可以多方涉獵。我當初看到故事大綱,就覺得挺有興趣,非常特別;再加上議題跟失智老人有關,我跟長輩的互動都挺好。剛好導演給我這機會,就來盡一點力量。

 

聞:不過這角色比較陰沉,跟你在電視或舞台劇的形象差異很大,經紀人沒有意見吧? 

黃騰浩:當然不會有意見。在角色上我不會設限太多,拍攝過程很好玩,太保哥會帶你,也會給你一些經驗,導演也給演員很多空間發揮、聽演員想法,共同完成這個角色。

 

聞:謝謝黃騰浩。還有張少懷,我們時常碰面,你的作品幾乎都會來金馬影展,不知道為什麼(全場笑)。開幕片才看了你演的《甜.祕密》,這片子裡又有你,跟我們聊一下。 

張少懷:我拍這片情緒壓很久,壓一個多禮拜,那一個多禮拜非常不開心,因為我平常太開心了(笑)。

 

聞:去年金馬影展你是演《五樓之二》,是個既開心、又情色、有點詭異的創作者,這次演完全不同的形象。打電話那場展現脆弱的戲對你而言最困難嗎?

張少懷:其實我覺得整個情緒都很重,甚至需要時間去調整。

 

聞:好,現在麥克風到林涵手上。林涵大家都很熟識了,不只表演有成績,也是一位寫作上的才女,作品不但得獎,也被拍攝,這次演出這部片,感覺怎樣? 

林涵:其實演這電影還蠻輕鬆的,因為導演給我們演員很安心的感覺,不知為什麼。

 

聞:輕鬆啊(驚訝),你跟太保哥對戲不會覺得壓力很大嗎? 

林涵:一開始壓力很大,有點害怕,覺得太保哥好像很嚴肅。哪知道太保哥在現場非常和善,還一直講笑話,講完後三秒鐘,開機,就呈現一個流口水的失智老人狀態(全場笑),哇!真是太厲害了。而且太保哥的口水都不用加道具,就一直噗噗噗流下來(笑)。一開始看劇本,覺得很有趣,我是演看護。後來到現場導演跟我說,所有女人都是你演,真是太開心了!所有女人都是我演,所以我是這部片的女主角。

 

聞:是,你當然是女主角,而且你是今天台上唯一的女性,所有人都陪襯你一個。

林涵:所以蠻高興的。

 

聞:謝謝林涵。還要跟大家介紹曾弘凱。我對你的印象一直都是幕後人員耶,為什麼踏到幕前?

曾弘凱:呃,我原本是要作這支片的場記(全場笑)。剛好導演覺得我適合這角色,就選我了。

 

聞:你在這部片子前有任何正式演出嗎? 

曾弘凱:戲劇的沒有。

 

聞:那你怎麼敢? 

曾弘凱:導演說敢,我就敢(全場笑)。

 

聞:那就來請教一下導演,為什麼靈機一動,把場記找來演一位重要的角色呢?

賴俊羽:這要歸功我的製片(笑)。他們找了很多飾演小吳這角色的人給我看,但都沒到那個感覺,所有演員組合起來要有一種化學反應,但我一直覺得小吳這角色不是很對。有一天,他們跟我介紹有個場記來幫忙,他就在旁邊時而出現。我就覺得,噯~這角色好像有點像小吳耶,我就說服他,他也願意配合。

 

聞:試一試發覺OK,就繼續下去了? 

賴俊羽:對,他裡面很辛苦,要掉眼淚,流很多次。

 

聞:你可以介紹一下你的製片嗎?

賴俊羽:他是那個…呃,你自己來(傳麥克風)。

楊孟桓:大家好,我是這部片的製片,我叫楊孟桓。很開心參與這部影片,感謝大家很有耐心看完。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感覺,可是我覺得很榮幸參與,跟賴導演一起,還有很多演員。我們在做演員挑選上,可以是場記轉成演員,因為我們希望找到不一樣的可能性。例如黃騰浩,剛剛聞老師有說,他很少接這樣類型的角色,我們希望突破,給一些新的觀點。謝謝大家。

_DSC8175   

《寂寞碼頭》映後座談

聞:謝謝我們的製片。接下來請《寂寞碼頭》的史明輝導演。史明輝導演是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得主,他今年有另一個特別身份,就是金馬獎評審,但沒有規定評審不能有作品在影展出現(笑)。我想這片子對您、對我們來講,都是蠻新鮮的經驗,因為過去台灣動畫短片,很少場景、動作設計上這麼複雜。 

史明輝:今天我比較另類,因為是動畫片,抱歉我們的演員沒有來(全場笑)。

 

聞:台上人也多到站不下去了(全場笑)。

史明輝:我們的演員都在電腦裡面。下次有機會帶公仔來。

 

聞:還有公仔?(驚)

史明輝:希望有機會可以做出來。因為這片子剛剛完成,很多東西還在修,很倉促跟大家見面。我本來就很喜歡電影,小時候一直夢想拍電影,但一直沒機會,只好用電腦來玩,結果玩出一些心得,把電影夢放到電腦裡面。但我還是希望有機會能拍電影啦。這部影片的故事也不算完全虛構,有我外公的影子。我外公是個漁夫,在台東的富岡港口,這故事來源是:我外公在一個颱風的早晨,所有漁船都靠岸了,只有他沒有,後來五年前我就想蓋個碼頭給他,所以就做一個「寂寞碼頭」,希望寂寞能陪他在那地方繼續生活。這點子引發我後面的創作。再加上我喜歡”action”(動作)的東西,所以就加一些效果進去。

 

聞:片子裡漁夫跟巨鯊間的動作設計,困難度與精彩度近乎好萊塢、香港的動作或災難電影,製作上有什麼困難嗎?那部分你還請人特別去做音樂,是不是? 

史:現場有幾個音樂朋友,我就不一一點名,很感謝大家的幫忙。因為我從小看成龍電影長大,對”action”的東西很有感覺,坦白講我沒參考任何影片,但印象中一直累積一些東西。作這個打鬥場面時,只花三個禮拜調出來,共三分鐘的時間,但原本只預計做30秒,因為最初的腳本很簡單,後來在key的時候想難得作這樣的場面,就欲罷不能,所以腳本有點亂掉,後來一步一步key,中間多加一些戲劇效果。Key它最難的地方是,漁夫如果只是下去深海跟牠打鬥,會打不出來,所以務必上來又下去,上來又下去,所以就想很多橋段,最後在碼頭一擊把牠宰了。

_DSC8177   

《狀況排除》映後座談

聞:那個巨鯊回頭一咬,非常shock,效果驚人。謝謝史明輝導演。再來介紹的是《狀況排除》,詹京霖導演,來跟我們聊一下,這部描述父子關係,但也挺敏感,讓人聯想到很多時事的作品。 

詹京霖:大家好,我是憲兵忠貞八洞六梯一兵詹京霖(全場笑)。我們攝影師跟劇照也是(憲兵),他們好像是七拐…七是拐吧?是不是?忘記了,反正學長啦。然後那個…問題是什麼?(全場笑)

 

聞:除了曾經當過憲兵,為什麼拍這片子呢? 

詹京霖:原因很多啦。我覺得台灣社會從我懂事、十年以來吧,都沒太好過,不管在任何層面。如果要講一件具體的事,我在當憲兵時的確碰到類似的事情,在國賓飯店,好像是上海市長來台,我就站在大廳記者區裡,穿便衣,看著門口,突然聽到外面有人大喊「抓住他」,超大聲,我離最近,可是我跨了一步後,又退回來,就是那個遲疑──我突然覺得,我是義務役,我幹嘛啦(全場大笑),總統死他家的,我只要平安退伍嘛。主要是這個遲疑,促成這片子。

 

聞:我們幾年前看到這個劇本跟企劃案時,當時有人疑惑,要怎麼去塑造片中的緊繃狀態,特別是集會陳情的群眾,如果拍太假,這片子就沒辦法成立。結果今天我們看到,那個部分很強大,好像你跟真的抗爭約好了,跟我們講一下這部分怎麼達成。

詹京霖:裡面最主要是兩段群眾戲,一個是會場外抗議,一個是會場內。會場內當然全都用set(設計)的,沒辦法。會場外抗議,我們也set,拍完拿回來剪一剪,好像也沒問題,但如果拍運動卻無法滲透到運動內,這是我身為一個創作者無法接受的事。所以我們就去follow(跟隨)農民運動,拍幾個主要特寫,即使會場外抗議仍有七成用set的,只有三成是真實的,包括謝見祥先生、汪菊女士。

 

聞:這個真幻交錯挺成功的。接下來跟大家介紹蔡明修,蔡爸。常看影展的觀眾對他也非常熟悉,每年無論台北電影節、金穗獎、金馬獎都會遇到,蔡爸這次「犧牲」頗大(全場笑),跟我們聊聊怎麼演出這片子。 

蔡爸:這部的導演是詹京霖,副導是《下落村的來電》的導演王威人,其實他們兩個喔,我感覺都是怪胎啦(全場笑)。找我演這齣戲,說要露屁股啦(全場笑)(詹京霖:可是你露得很開心)其實本來只有一個露,那兩個人很會設計,設計到最後變三個啦,我也被騙了(全場笑)。拍這片,我覺得很刺激,我跟高英軒說要玩真的啦,還有演他學長的也要求玩真的,所以我全身差不多都受傷了。

 

聞:所以你說「手很痛」是真的嗎? 

蔡爸:我打他是真的打,他答應了,我才敢。他抓我,我也說要真的抓。(高英軒:都來真的)我被他學長壓在牆邊也是真的。從會場跑下來,因為第一排全部坐滿,我要從這邊跑到那邊,因為我怕腳去壓到別人的腳,兩個大腿就靠桌子一直搓,這樣有20幾次(詹京霖:有那麼多嗎?!)有有有(全場笑),兩腿都瘀青了,被他學長壓在牆壁,這裡腫,那裡腫,被他(高英軒)抓的時候,他的指甲插了三個洞,血一直流… 其實這部戲,拍得真的很累,也真的很爽,他追我那個都是真的跑呀。導演還要求走廊那場戲要邊跑邊拉椅子,可能隔天人家餐廳發現椅子壞很多啊。

 

聞:所以導演要為蔡爸的健康負責(全場笑)。台灣演員真辛苦,拍個短片要拍到這個地步,一下要讓影帝流口水,一下要讓蔡爸全身瘀青,幸好影片成果很好。接下來介紹高英軒,他也是我們影展常客,去年開幕片《10+10》,一個人就演兩段,去年還跟阿妹拍《一個人對話》,這次跟蔡爸對戲,很過癮嗎? 

高英軒:大家好,我是高英軒。這次跟蔡爸對戲也是很辛苦,不只是身體上辛苦,當然假裝算年輕啦,還有點體力;但台語的部分相當辛苦,蔡爸跟導演願意選我這樣一個外省小孩來演本省小孩,當時覺得很有趣。辛苦歸辛苦,可是很愉快,跟蔡爸工作相當有趣,因為蔡爸好像每次都不太一樣,每次(對戲)都能找不一樣的回應。我一直很喜歡父子這個題目,這次能有很多父子對話,有些誤解,有些理解,我覺得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聞:你該不會也是憲兵出身的吧?(笑) 

高英軒:沒有沒有,我是藝工隊(笑)。

 

聞:旁邊還有兩位也是參與這片的演員,大家看他們應該很熟悉,常常在公視、大愛看到陳泰中的演出,也就是福伯,請福伯跟我們聊聊。 

陳泰中:一開始接戲,覺得還要露屁屁,實在是…(全場笑),想說老屁屁,沒關係啦,接了。而且這角色有點類似軍師、雞婆、正義的,演起來蠻舒服的。

 

聞:所以你們在拿到本子時就知道要露了?

陳泰中:對對對。

 

聞:也許這是大家爭取演出的原因之一(笑)。謝謝陳泰中阿伯。大家應該還記得,曾在蠻牛廣告露面的廖本程廖大哥,也跟大家聊聊。 

廖本程:大家好,我很高興拍這部戲。每部戲就是要真與實,這部我剛剛看的時候還流眼淚。拍這部戲,說實在,真的很累,露了屁股不好意思啦(全場笑),謝謝大家。

_DSC8185   

 

聞:今天嘉賓如雲,雖然我們時間很有限,但還是能讓現場提問。

 

觀眾1:我想問一下《四分人》,看照片時有段聲音怪怪的,是有問題嗎?或影片本身的用意?我還想問《狀況排除》,這片子這麼爭議,但還拿得到輔導金,拿政府的錢罵政府嗎?!申請場地等狀況上,有沒有被拒絕? 

聞:《狀況排除》這種片申請補助,要遇到對的評審,我就是評審(全場掌聲)。 

賴俊羽:《四分人》其實有點半概念性發展,剪接上玩點東西,但你剛才聽到的聲音是有點突槌(笑),我自己看到也有點緊張。 

聞:但是竟然讓觀眾以為是特殊處理的創意,也算成功啦(笑)。詹導,除了拿輔導金外,有沒有因題材而在取得場地上出現困難? 

詹京霖:(麥克風沒聲音) 

聞:我們被有關單位消音(全場笑)。

詹京霖:要感謝聞老師(聞:我剛才是開玩笑的,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決定的)。拿到輔導金與否,也沒想那麼多,拿到,有錢就拍,沒有,就拍別的。很幸運的,那時的新聞局、現在的文化部,願意給我這筆錢,還有新北市其實也過了。短片其實還是比較開放啦,比起長片。那困難的部分,我只想說這次拍攝非常愉快,超級愉快,這是我最愉快的一次,工作人員融洽,中間也蠻順利。至於場地,當然會遇到問題,但也不是很大問題。

 

觀眾2:我很佩服《四分人》的氣氛營造,調光很到位;也很佩服《狀況排除》的真實性強度,非常像紀錄片;我要問的問題是史明輝導演,你一直在學界,為什麼可以堅持創作?很多人都是教書、過生活就好,我知道你拍這片跟你老爸要點補貼,你是用多少人力來完成?

史明輝:要創作一定要有個好老爸(全場笑),不然會很困難。感謝前新聞局、現在文化部的贊助,大概拿到150(萬),(聞:是當屆最高的)扣掉稅只剩135(萬)(全場笑),這15萬很重要。我是一直在學界,因此有更高穩定性、更多時間創作。台灣現在動畫這個行業及市場,的確沒有很成熟,需要一個指標性的東西,老師也要去突破一些可能性。這需要熱忱,但後來我發現熱忱不夠了,走一段時間就沒了,要癡狂才能走下去。接著很難走,因為該申請的輔導金都申請完了,該做的可能性都走完了,現在的條件已經不能或很困難申請。老實說,這片子拍完就開始休息,因為真的沒法做下去,可能回學界繼續敲鐘過生活吧。還有一個可能性是作長片,有拿到一筆小小的經費,但這需要更長時間的考慮,因為走不好,就會傾家蕩產。一路走來很辛苦,希望還有作品能跟大家見面。

聞:其實很多業界朋友都非常期待史明輝導演跨入長片,但難度確實非常高。

 

觀眾3:我想問Tender(黃騰浩),短片中飾演治療師,這角色最吸引你的是什麼? 

黃騰浩:這故事蠻特別的,是以老人內心世界分割成四人,故事就吸引我。角色也蠻好玩的,跟以前接觸都不一樣,所以就接了。

聞:騰浩有想過,如果哪天類似太保哥的角色來找你,可以嗎? 

黃騰浩:可以可以。 

聞:賴俊羽聽到了喔,下次可以有個更奇特的版本,改由太保哥跟黃騰浩說:「你的腦袋就像拼圖一樣,要慢慢拼起來」,換成騰浩流口水,可能會有另一番趣味。

 

聞: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場QA將到此告一段落。在影展的片海當中,短片向來比較弱勢,但金馬影展一直堅持「台灣短打」單元,因為往往可以在裡面看到台灣電影未來的可能性。雖然資金比較少,片子比較短,但這幾年光是來參與演出的陣容就不可思議。早幾年我看丹麥影視學院的學生作品時,非常羨慕,非常感動,學生作品卻有拉斯馮提爾電影級的演員演出。可是這幾年看到這些台灣短片,哇,好精彩。今天台上,無論偶像、資深演員、影帝、才女,每個都貢獻心力,希望每個導演都能走得更長更穩。我們都在等賴俊羽跟詹京霖的第一部長片,也希望史明輝老師教學之餘再考慮一下繼續冒險,我們也在等你那部長片啊!最後以掌聲感謝台上各位的參與。

《四分人》、《寂寞碼頭》、《狀況排除》演映後座談影片

_DSC8190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