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的孩子_細田守  

2015金馬影展焦點導演 細田守 (2)  

主持人:傻呼嚕同盟召集人 JO-JO

紀錄:鄧寧

JO-JO介紹細田守導演:

大家好,我是傻呼嚕同盟召集人Jo-Jo,我與導演是第二次見面,他上次因為國際書展來過台灣,今天則是首度帶著自己的作品《怪物的孩子》到金馬影展來,也請在場各位在12月4日正式上映時,一個人帶十個人到戲院捧場哦!畢竟這是在日本賣破六十億日幣的電影,在台灣沒賣到幾千萬,對得起導演特地來台灣嗎?這是跟大家的約定哦!

JO-JO:我從2001年開始寫細田守導演,從他的第一部電影《數碼寶貝大冒險》開始推薦給大家,等了十五年,終於有機會跟導演當面對談,那大家一定不知道,導演小學六年級時,寫作文《我的志願》就是「當動畫導演」,一定是有動畫或漫畫作品影響到他,是什麼樣的契機呢?

細田守:先跟大家打聲招呼,這是我第三次來台灣,終於能夠以電影導演身分來,而且是參加歷史悠久的金馬影展,我非常開心,謝謝大家。

原來我小學六年級的作文在網路上找得到啊!我真的太吃驚了!我記得那一年正好是1979年,日本的動畫世界被譽為黃金巔峰年,因為4月時《機動戰士鋼彈》初次在電視放送,8月的時候又有《銀河鐵道999》電影版,9月《網球甜心》電影版,12月《魯邦三世》電影版,日本名導如手塚治虫、宮崎駿等人都在同一年推出人生代表作,也震撼了我幼小的心靈,覺得當一個動畫導演是非常偉大的事,所以才會在作文上寫要當動畫導演。

JO-JO:聽說您曾經畫圖參加過吉卜力工作室的徵選,但最後收到宮崎駿親筆寫的拒絕信,這件事對您有什麼影響?

細田守:(大笑)那封宮崎駿老師寄給我的信,應該沒有在網路上流出吧?我有好好的收好喲!當時我還是個大學生,找工作時就去參加吉卜力工作室的徵選,確實我也落選了,但宮崎駿老師親筆寫了一封信,大意上是寫:「希望你好好地加油,就算從小小的作品開始也沒關係,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就這樣,沒有想到十幾年以後,我們真的在動畫業界裡見面了。

JO-JO:導演好像漏講一段哦!宮崎駿好像還有寫「你不要進吉卜力比較好」,你怎麼看這句話?

細田守:嗯,其實吉卜力工作室就是個職人社會,每一位都是專業的畫師,我想宮崎駿老師的意思是說,這對創作力強的人來說反而是種阻礙,當然老師沒有寫得這麼清楚,但我猜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編按:參加吉卜力工作室的實習生考試時,考官要求考生提出兩張畫應試,但細田守卻交出一百五十張畫作,在吉卜力內部引起騷動,落選後,宮崎駿提筆寫信給細田守,信中寫著:「你如果進入吉卜力的話,你的才能一定會被磨耗殆盡,所以才不讓你通過測驗」。收到信後的細田守打電話至吉卜力,表明就算打雜也無所謂,但電話給的回覆是:「這次的測驗中,只有兩個人收到宮崎駿寫的信,其中一個人就是你,這是無上的光榮,請你死心吧。」)

JO-JO:後來你進了東映動畫公司,這間大公司專門改編暢銷漫畫,連宮崎駿都待過東映動畫,我記得細田守甚至畫過《美少女戰士》跟《幽遊白書》,這些經驗怎麼影響你?哪些作品是你覺得發展最好的?

細田守:在我當畫師時,當時東映動畫每一部經手的改編漫畫作品都很有人氣,要說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灌籃高手》吧!讓我自己選的話,它可能是《少年JUMP》裡歷代最熱血的作品了吧!後來我跟原作者井上雄彥老師見面時,我也當面跟他道謝,讓我在這部作品裡學到很多。

JO-JO:後來你自己成為動畫導演,也一度有機會跟吉卜力工作室合作,執導《霍爾的移動城堡》,但最後仍然合作失敗了,這件事對你來說造成什麼影響?

細田守:剛剛有提到大學時徵選失敗的事,所以後來吉卜力主動問我要不要導《霍爾的移動城堡》,我心裡確實是很雀躍,也覺得這是個扳回一城的機會,也很用心地去促成合作,但計畫進行到一半時卻喊卡,我是覺得再次嘗到落選、被踢掉的滋味,是蠻苦澀的一段回憶。

但就像宮崎駿老師寫給我的信,他勸我最好從事自己的創作而不要執意進入吉卜力工作室,那句話對我影響很深;當《霍爾的移動城堡》終止,也印證了我其實不需要進吉卜力,我也很仔細思考:「我究竟是想進吉卜力呢?還是想當一個動畫導演?」答案當然是當動畫導演,所以我也想開了,到現在為止,我都在實踐我的夢想,總而言之拍自己的創作。

JO-JO:還好導演沒進吉卜力,今天我們才有《怪物的孩子》可以看。在《霍爾的移動城堡》失敗後,導演還導了《海賊王》,然後就開始自己的原創之路。

細田守:我拍《ONE PIECE祭典男爵與神祕島》,正好就是跟吉卜力合作失敗的隔年,我確實有把自己的心境投射到故事裡,一個人在吉卜力的島上,一切都落空、夢想也沒有實現,要怎麼活下去、怎麼面對敵人,這心境跟祭典男爵是很相似。

JO-JO:導演開始走自己的路,第一部《跳躍吧!時空少女》,其實是取材自筒井康隆的原著小說《穿越時空的少女》,但與原作有相當大的差距,或說是根本不同的兩部作品,當初導演跟原作者之間怎麼溝通?

細田守:筒井老師在日本小說界裡可說是個異端,他不走正統路線,平常的行事作風跟創作風格都喜歡跟別人不一樣,所以他在我心中也是個英雄般的存在;決定要改編《穿越時空的少女》時,當然也是有受到老師風格的鼓舞,試著跳脫原著,但心裡當然是很惶恐,後來劇本是從原著裡延伸的內容,寫完後立刻拿去給筒井老師看,他看完後,用了一個很嚴肅的表情對我說:「這跟原著完全不同。」讓我大為緊張,但老師又接著說:「我覺得這樣做很好。」我才鬆了一口氣。

JO-JO:有一個傳言說,當初是筒井老師來找細田導演的,不知這個傳言真實性如何?

細田守:完全不是這回事,我在東映動畫時期就已經寫過相關的企劃書,說我想要翻拍《穿越時空的少女》這部小說,但當時企劃不符合東映屬性,直到我獨立出來進入MADHOUSE,才終於通過這個企畫案,我也拿著企劃去懇求老師讓我翻拍,絕對不可能是老師先來找我。

JO-JO:來談一下最近的三部作品,導演自己擔任編劇、監製、導演,而時間也剛好跟導演的人生經歷完全重疊,好像將人生經驗畫成作品內容,比如說《夏日大作戰》面對一個大家庭,而導演自己生在小家庭,但太太那邊卻是知名大家族;結婚生了小孩後,就創作了《狼的孩子雨和雪》;請問《怪物的孩子》是因為面臨什麼樣的人生體驗呢?

細田守:《怪物的孩子》剛準備開始拍攝時,我的小孩才一歲,是個男孩,而他現在已經三歲了。對小孩來說,母親在出生的一瞬間就已經是母親了,但父親的存在到底是什麼呢?這很微妙,我覺得是小孩在生長過程中才慢慢摸索,而小孩的成長歷程中,有許多影響都不會來自於父親,也許在學校、社會有其他的心靈導師,他的功用會比父親重要。就像這樣有許許多多多的疑問,在我作為一個父親之時才浮上心頭,所以才會藉由創作《怪物的孩子》,來解答我的疑惑。

對於當父親這件事,我確實有一種「今天沒讀書,隔天要考試」的焦慮感,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沒有當父親的實感,我覺得我還是「太太的助理」而已;有時候也會想說,如果小孩長大一點點,跑來問我:「爸爸,人生是什麼呢?」有些只有父親才能回答的人生道理,我該怎麼回答呢?我似乎必須從現在就開始好好準備,才能回答我的小孩。

JO-JO:導演一直以來的作品,主角都會面對二分的選項,會有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狀態需要選擇,導演在創作時,為什麼要一直拋出問題給主角做選擇,安排的意涵是什麼?

細田守:我覺得人生就是連續不斷的交叉點,做了A選擇,B路線就會斷掉,但說不定選哪一邊都是正確的,也可能選哪邊都是失敗的,而我覺得在選擇的當下不會知道對錯,沒辦法立刻印證,必須站在選擇後的未來,回頭看,才知道當初的選擇是對還是錯。

就像我之前沒應徵上吉卜力,但現在看起來好像是對的;或是失戀被女朋友甩了,但也受到一點啟發,所以我的作品裡並不是要說對或錯、成功或失敗這種二分選項,我想強調人生其實存在許多選項,非常豐富,要隨時保持積極的心情,去印證當初的選擇。

JO-JO:導演每部作品都有一個個性鮮明的男主角,而且也幾乎都有一位溫柔、多情、堅強、智慧的女主角與之相伴,個性與時下流行的日本動漫女主角都不一樣,是否導演有一個原型人物?

細田守:其實我設計角色時,並沒有特別去形塑女性或男性的角色,比如說《狼的孩子雨和雪》裡花兒的角色,雖然她是母親,但我就是想說一個父母、一個親屬該怎麼面對孩子;又像這次《怪物的孩子》裡的高中女生楓,本來設定是一個男生,楓之於九太是一個「學習之父」,通常這樣的角色都是年長、成熟、偉大的男性,但我又覺得不一定要依循固有的形象,當九太回到人類世界時,他會需要一個師父,也許是一個同年齡的人,很熱愛學習,也可以是女生。

一般來說,師父角色都是很厲害的人,但未嘗不能做角色上的變化,既然要改成女生,個性上必然也會具備聰明、堅強、溫柔等特質。

2015金馬影展焦點導演 細田守 (3)  

觀眾提問1:導演為什麼選擇澀谷當作《怪物的孩子》的故事舞台?

細田守:有去過澀谷的人請舉手?(很多觀眾舉手)澀谷是一個非常時尚、新穎的都會區,而《怪物的孩子》描寫傳統價值,講述父與子間的情懷,像這樣一條時髦的街道,人與人之間雖然總是擦肩而過,但心的距離卻很遙遠,澀谷甚至可以象徵冷漠的都會人形象,人們在街區當中不容易變成朋友,在這種地方刻意地擺上「父與子」,反而能浮現出核心價值。

觀眾提問2:在怪物世界裡的背景,畫入許多世界各地的名勝,是否參考了一些素材?(JO-JO補充,電影裡似乎也明顯看到《西遊記》的影子,是不是也請導演一併說明)

細田守:在怪物世界「澀天街」裡看到的建築,大部分都是澀谷中心街本身就有的原型,比如九太一走進澀天街的牌坊、霓虹燈,遇到的藥局與大型建築,其實都跟澀谷的街道、藥局、109百貨很相似。

另一方面,澀天街的街道跟住宅區展現了地中海風情,這是因為澀谷在做都市計畫時,就是模仿地中海來規劃,所以有西班牙坂,而PARCO百貨在義大利文中就是廣場的意思,所以是故意模仿澀谷搞得很時尚,雖然我自己住在東京,但我覺得澀谷真的太時尚流行了,要踏進那區域實在需要一點勇氣。

如果今天《怪物的孩子》背景設計在新宿,景觀可能就會更貼近亞洲區,因為新宿有小韓國,也有一些宗教建築,但因為我選擇了澀谷,所以就展現地中海風情。

至於有些怪物形象跟《西遊記》裡的豬八戒、孫悟空、沙悟淨相似,但我其實是引用了中島敦的小說《悟淨出世》,這是一部幻想小說,內容描述沙悟淨在遇到唐三藏跟孫悟空之前,對自己產生了疑惑,尋訪各地來找尋自己,而在故事最後遇到唐三藏跟孫悟空,從取經的旅程開始才身為沙悟淨。

這樣一個故事,其實跟九太的故事重疊,九太也是在小時候進入怪物世界,對自我認同產生疑惑,不知道自己是怪物、是人類,還是超越怪物與人類的存在,這樣的設定跟小說互相呼應;可以的話,《悟淨出世》真是很棒的短篇小說,十分推薦大家閱讀。

觀眾提問3:為什麼導演的輪廓線喜歡用其他顏色,而不是黑色?

細田守:啊咧?《怪物的孩子》裡面也有嗎?上一部作品《狼的孩子雨和雪》確實有特地在輪廓線上做設計,以區別人類世界跟狼世界,但在《怪物的孩子》裡我不太記得了,如果真的有的話,可能是希望讓大家感到更有真實感吧!

觀眾提問4:您的三部影片中,獸人形象的角色都有相當分量,為什麼您偏好獸人形象,而且動物都不像人類一樣有黑暗面,為什麼?

細田守:我本來在思考《怪物的孩子》應該要呈現怎樣的世界比較好呢?當時我家的小朋友要我念繪本給他聽,我念了很多本後發現,幾乎每一本繪本內容都是動物跟小孩對話,幾乎沒有人與人、大人與小孩之間的對話。

我想對於小朋友來說,跟動物交流比起人類更好溝通;或者在爸媽不知道的地方,小孩跟動物之間有好好地交流,這也變成《怪物的孩子》裡的世界觀。

另一方面,當我把動物變成獸人時,其實也能反映人類的形象,就像電影裡演的,雖然是「怪物的世界」,但當人類進入這世界,會發現所謂的「怪物」反而是人類,像個鏡子一樣可以反射,所以動物的存在,在電影裡也有比喻的作用。

觀眾提問5:在《怪物的孩子》裡常常出現九太過逝母親的影像,這個影象對於九太來說,有什麼關鍵性作用?

細田守:我想母親的形象,每位觀眾都可以有自己的見解。看了這部電影後,有人會說那隻白色毛茸茸的可愛動物「奇哥」看成九太母親的化身,認為母親一直都在九太身邊守護著他;但也有一個說法是,「奇哥」只是一種日本的保育類動物。不論如何,我希望大家還是用自己的想像去解讀,這沒有標準答案。

2015金馬影展焦點導演 細田守 (1)  

導演講堂影音紀錄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