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短打(一)映後QA

0短0一線三星  

0短0當冷風吹起  

 

主持人:能否請各位導演們分享拍攝這些作品的動機?
吳宗叡(《一線三星》導演):之所以會拍有關三個消防隊員的故事,一半的原因是我父親本身就是一位消防隊員。原本我所認為的消防隊員就是從小我對我父親的想像:當英雄去救人。然而,從父親那邊深入瞭解之後才發現並不是這麼回事,加上近來有新聞報導說很多消防隊員並不喜歡出那些「為民服務」的勤務,我就想說當一個人在從事這些工作的時候,要如何應付從上級來的壓力、而對於彼此之間與對於家人的感情、或者工作上的壓力…等等,於是我就以三位消防隊員在過年前的工作場景,呈現他們的生活。
曾威量(《當冷風吹起》導演):雖然這部作品看起來像是部情情愛愛的作品,但是它的背後確實有些要探討的議題。很多人也許不清楚台灣與新加坡之間的關係其實很深遠。片子裡大家看到的,就是在台灣與新加坡之間稱為「星光計劃」的軍事合作關係,這個在新加坡不能講,所以這也是第一次新加坡的軍服在大銀幕上曝光。因為這些關係,我認為有必要去提到這件事,所以就拍了這部作品。
主持人:這部片子是不是在新加坡還沒有公開播映?
曾威量(《當冷風吹起》導演):目前還沒有辦法放映,所以很高興在台灣有這樣的機會。
David Verbeek(《應莫帖》導演):這部片子的靈感其實來自於按摩。一間芳療公司委託我拍攝一部能傳達他們企業精神的作品。他們讓我體驗了一整套的芳療按摩,於是我就想出以舞蹈的方式呈現它,拍攝一部以舞蹈為主的實驗性作品,一部關於感覺與觸碰、人與人彼此之間如何連結的作品。
郭柏村(《Knighthood》製片):因為我不是導演,所以我也許不方便說太多。不過就如你們所見,這部片子是關於成長的心境變化,導演選擇用類似童話的方式呈現。

0短0硬莫帖  

0短0KNIGHTHOOD  

映後Q&A

觀眾一:我有問題想先請教曾導演。在《當冷風吹起》裡不斷穿插著一棟高樓,而有電梯上上下下的這段畫面,想請問這個畫面有甚麼意涵?
曾威量(《當冷風吹起》導演):因為之前我本身工作的地點在永春捷運站附近,所以我常跑整條忠孝東路,你會發現這條路上有些大樓的樓上都是診所。沒看到影片最後,你不會知道原來男主角是要帶女主角去墮胎。在那之前,你可能只是覺得這兩個人很依依不捨。我並不想拍出診所的招牌告訴你它在哪裡要怎麼去,所以就用一顆空鏡頭去呈現這個過程。如果要說這些空鏡頭在劇情上有甚麼功能性的話,我會覺得是為最後的診所作鋪陳。
觀眾一:第二個問題想請問姚淳耀。這次因為有兩部都是您表演的作品,不過這兩部作品的表演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一部比較內斂、一部比較誇張。您怎麼理解這兩個不同的角色?
姚淳耀(《一線三星》、《當冷風吹起》主演):其實和導演導戲的方式很有關係。比如說和威量合作的時候,那邊有位也是北藝戲劇出身的表演指導,我們一起做了很多類似試拍片的東西,那次讓我和絜衣都滿震撼的。雖然在這部片子裡我們給人的感覺會是我們兩個人好像決定要一起去作一件事,但我們內心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而我內心覺得不希望去做,但好像又沒辦法不去做的無力感,不過在試拍的時候,導演是讓我們先走在東區街頭,那個情境是她要離開而我必須挽留她。那天下著大雨,我不斷嘗試各種挽留的方式,但絜衣一直不接受。導演一直要求我要用盡各種方法挽留她,所以我最後就衝到馬路中間,在很多車輛往來的情況之下跪在馬路中間。雖然這有點煽情,但好玩的是說當下我真的就融入這個角色了,所以不顧一切的就衝到馬路中間。而在宗㪫這邊,因為已經有兩位前輩(陳慕義、高英軒)在了,所以很自然地我馬上就有我是菜鳥的感覺。總之,我覺得劇本架構和角色描述都能給我很多幫助。
主持人:說到演員和表演,其實我也很好奇《應莫帖》的導演David是如何和演員溝通,最後完成這部作品的?
David Verbeek(《應莫帖》導演):其實我很高興這次能和雲門的編舞家黃翊合作。我和他說明了在這部影片裡我想呈現出的觀點,他就幫我將它轉化成舞蹈裡的情感,讓我覺得很有趣。
主持人:David你長時間都在台灣工作,我想知道關於影片裡的那些空間,你是怎麼找到這些場景的?
David Verbeek(《應莫帖》導演):出現在片子裡的公寓場景是由芳療公司本身提供的,而片子裡空屋那部分的場景是我之前騎摩托車在花蓮到處閒晃時找到的。
觀眾二:我想請問《一線三星》和《當冷風吹起》這兩部作品的導演,方不方便透露這兩部作品的製作經費大概是多少?
主持人:很實際的問題,瞭解一下台灣年輕創作者的處境。
吳宗叡(《一線三星》導演):這部作品是我大學的畢業製作,製作費用大概二十五萬到三十萬之間。
曾威量(《當冷風吹起》導演):我這裡的話大概六十多萬吧,主要是器材和演員的費用,我們沒有太多的實景拍攝。因為這個作品拿不到國家的補助,所以我是貸款來拍。
主持人:所以淳耀的收費沒有差別待遇嘍?
姚淳耀(《一線三星》、《當冷風吹起》主演):哈哈這是秘密不方便說。
曾威量(《當冷風吹起》導演):不過我覺得有一點很重要。我在台灣也作過一些幕後的工作,我認為不管是對演員還是對劇組,年輕導演可以改變的是現在環境裡關於勞動的價值觀。比如說不應該因為是學生製片而去壓低別人的薪水、拖欠遲滯款項。我覺得這是我滿堅持的一件事情,我希望能從我們這代的新導演開始來改變台灣電影勞動者的環境。

 _12A7024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