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北金馬影展11/04-11/24展開

電子報25-命運狗不理  

聞天祥(以下簡稱聞):謝謝導演提供我們一部好玩的作品。 

李天爵(以下簡稱李):謝謝各位坐到最後,希望你們喜歡。這是小弟第一次當導演,但我進這行已經十幾年了,一個技術人員執導一部片,經驗蠻難得的。各位有任何問題或想跟演員說說話都請提出…

 

聞:謝謝導演還沒cue你就開始主持了(全場笑),開個玩笑。接下來跟大家介紹台上這些貴賓,就從若亞開始吧。

林若亞:這次演出賴醫師的最大挑戰是,賴醫生情感比較內斂、嚴肅,跟我私底下差很多,我笑點很低(笑)。我覺得跟大家合作都很開心。跟黑莓(片中的狗)對戲也很難忘。

 

聞:這是若亞第二部片吧? 

林若亞:對,但這次是演女主角。

 

聞:導演曉得嗎?若亞第一部片《台北星期天》讓何蔚庭得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所以她是新導演的幸運物喔(全場笑),就像在片子裡,她的角色堪稱命帶衰運卻能搏鬥到最後的男人的人生大禮。接著請丫頭談談,你今年已經有兩部電影了吧?《寶島雙雄》還有這部。

丫頭:對,這次又演護士。這次比較三八,話很多,但蠻自在的,因為導演可以讓我們自己發揮,比如說現場演就直接吃便當。很開心最後成品蠻幽默的,自己看了覺得很好笑。

 

聞:我有注意到你演吃便當時,一次扒了好大一坨飯。

丫頭:哈!對。因為太餓了,演吃飯等於真的開飯了,很開心。

 

聞:朱約信老師,你好久沒演電影了。《流浪舞台》之後,只在《人魚朵朵》客串一下下,這次怎麼又出來演戲呢?

朱約信:就在路上遇到導演了… 導演就說,朱老師我好崇拜你喔,從小到大都聽你的歌,你的歌我都會,我從小立志拍電影,一定要找你演!遇到這個就… 我根本不知道這電影是什麼劇情、演什麼也不知道、多少錢也沒談就來了(笑)。

 

聞:原來你這麼好約喔… 

朱約信:你知道我大部分都是燙捲髮、染金髮,可是我現在是黑色直髮。因為導演說,朱老師你要改變形象一下,所以我就燙直、弄黑,所以我在電影一出場的時候,你可能會覺得:「奇怪!這到底是誰?」其實都是導演的巧思,都聽導演的話啦。丫頭說什麼自由發揮,我才沒有勒,從頭到尾,每句話,每個表情,統統沒有給我機會。我是法師勒,一點法力都沒有。

 

聞:我好奇的是,你片子的台詞有很多咬文嚼字、像詩句一樣的對仗文體,會不會很困難?

朱約信:非常非常困難。我第一天演戲跟袁艾菲嘛,看到就很開心,看到美眉,我就豬哥,就開始開講。可是我看到那個台詞,我明明前一天背得滾瓜爛熟,要對的時候馬上忘了。就開始背背背,都沒機會跟袁艾菲講話… 從頭到尾袁艾菲都覺得我很跩,結果我剛才一看,我背半天的台詞統統剪掉了!(全場笑)很多喔,什麼「養貓必自衝、養鼠必傷重、養狗爆紅不是夢」,結果剪得只剩最後「爆紅不是夢」,背半天,沒有機會跟美眉好好聊天的那些台詞,統統被剪掉!(全場大笑)現在換流氓(指張再興飾演的角色),流氓扁他啦!

 

聞:張再興不只是演員,其實也是導演。很難想像他是導演吧(笑)。 

張再興:(台語)我叫阿興啦,我沒什麼知名度,還是給全聯先生發揮一下。

 

聞:原來你平常這麼內斂。 

張再興:(台語)我想說我講台語的。

 

聞:(台語)講台語也通。 

張再興:(台語)我其實不知要講什麼,歹勢歹勢。

 

聞:你這樣的角色我雖然有看過,但以前沒這麼有喜感。

張再興:(台語)喜劇喔,我之前演過一些電視,我一直覺得喜劇不適合我,但是我遇到他(李天爵)之後,感覺很特別。他就說,幹!你演就對啦。他給演員很大空間。

 

聞:也開發了張再興表演的其他可能。再來是旁邊站很久的蘇達。你實在很厲害,我第一次看的時候實在看不出你竟然演了四個角色耶,我今天看大銀幕才發覺。前面跟最後的黃石公、畫家,看得出來;但想要跳橋輕聲的跟賣彩券的也都是你吧?(蘇達:對,也是我)太厲害了,不愧是戲劇科班出身的,賣彩券那個我第一次完全沒看出來。 

蘇達:賣彩券那個,我剛剛自己看,有點嚇一跳,怎麼這麼胖!後來我知道為什麼了,那是過年前拍,隔天除夕,因為非常冷,又下雨,就給我們穿潛水用的防寒衣,可能租太小件,我整身噗(手比身體變胖),維持一整天。比較大的挑戰是黃石公的角色,就演一個「嘿嘿鞋子」(變聲)的角色,神秘人還好,很謝謝導演,從頭到尾不管我,跟朱大哥不一樣,隨便我亂玩。叫我隨便作十種,他再挑一種。

 

聞:朱大哥你看,這是導演對專業演員跟非專業演員的不同啊(全場笑)。接著把麥克風交給全聯先生,我剛剛有偷偷觀察你,你連上台也不茍言笑,我們剛剛講這麼好笑,你都沒反應,所以影片當中是本色演出嗎?

邱彥翔(全聯先生):大家好,我是邱彥翔(一樣不笑)。一開始導演說要找我,我也嚇一跳。看完後我覺得我這角色有點像黑莓,但我比較忠心護主,護小柯,從頭到尾很認真、很愚忠地保護他。最早有安排一場戲,我要幫他洗澡,之後擦乾身體(台下竊笑),後來導演思考一下,覺得不需要,會覺得…

 

聞:不舒服(全場笑)。 

邱彥翔:除了一點點不舒服外,可能視覺效果沒有艾菲、若亞那樣… 呵呵。很高興參與演出,謝謝李天爵導演,謝謝大家。

 

聞:今天有位很特別的來賓,日本的配樂大師半野喜弘先生,侯孝賢導演《海上花》、《千禧曼波》,賈樟柯導演《站台》、《二十四城記》,這些都是他的作品。我們很好奇,為什麼他會為《命運狗不理》配樂?

半野喜弘:以往在侯導電影都做比較嚴肅的配樂,因為李天爵導演很熱情向我推薦,而且我沒嘗試過喜劇,就試試。 

李:監製跟我推薦了幾個,包括半野。半野其實類型蠻廣的,有做商業廣告,也願意嘗試。後來我們詢問幾位的意願,只有半野答應,其實是我沒有選擇(全場笑)。我以前聽過半野的音樂,只是沒想到他能作商業片的,當初看到他給我的demo,跟我的感覺蠻接近的。


聞:確實,本片配樂聽起來多元又豐富,也跟我過去對半野先生配樂的感覺挺不相同的,是個有意思的嘗試。

 

聞:李天爵導演,大家對你的認識,之前都是資深美術指導,合作對象包括蔡明亮、林書宇、鄭有傑,容我這麼說,從他們三人的作品,完全想不到《命運狗不理》。你之前做的電影,跟你現在這部,風格差異這麼大,原因在哪裡?

李:還蠻難回答的… 我入行時是沒有電影的,年產量1011部,你說我資深,其實也還好,前幾年大概一年接一兩部,不像前輩拍這麼多。我發現說,在完全沒有工業的環境下,導演資源很枯竭,但創作空間蠻大的,基本上沒人管他,反正錢不多,能玩出什麼?隨便你。所以會看到比較多作者電影。可是這幾年,開始有所謂符合市場需求的商業片,有一些資金進來,有些人想試試這樣的投資,陰錯陽差找到我。我拿到一個既定題材,讓我去發揮。剛好趁這機會,把我的經驗跟對今後台灣電影怎麼走的想法,放進這片。我們可以作輕鬆愉快的片,但不能說商業片沒有一點點創作元素,或創作不能有一點點商業元素,我想其實可以並存啦。會這樣分,我想是工業完整的必經過程。監製、所有工作人員跟我都還蠻擔心,怕做出一個太誇張的東西…

_MG_9194   

觀眾1:編劇有兩位,其中之一是日本人,為什麼?男女主角雖然一直都在對方身邊,可是直到最後30分鐘才開始,為什麼?

李:那是前任跟後任,前任(日本編劇)作一個梗概,後面台灣那位是我們的主編劇。男女主角嘛,如果是我自己原創的劇本,可能不是這個結局,可能會讓…所有人都掛吧(全場大笑)(聞:你拍的是《命運狗不理》,不是《命運化妝師》耶。)(全場笑)其實我自己比較喜歡諷刺一點的喜劇,應資方要求,朝比較輕的方向。其實男女主角在真實世界是門不當、戶不對,不可能在一起,所以用最荒謬、最不可能的呈現,用帶詛咒的狗、帶衰運的人,負負得正的邏輯,最終讓他抱得美人歸。我的處理方式是由內而外,你只要相信這件事,就能變成那個樣子,無論好運壞運,都從這點出發。迷信的人因為執迷,如法師是偏執狂、柯董迷信金錢、袁艾菲迷信物質,就會得到那樣子的報應。其實沒有詛咒,只是剛好狗進來,顯示人類的愚蠢。

 

聞:如果我來看為什麼最後30分鐘才讓男女主角開始談戀愛,是因為王柏傑前面花了7、80分鐘考慮要選人、還是選狗(全場大笑)。雖然李天爵這次的身份是導演,但這部片的美指還是反映了他最專長的那一面,無論是天師或暴發戶誇張的家、或是真假交錯的池塘,尤其是男主角阿斗住的社區,都作得非常有意思,這也是我喜歡的部分。 

朱約信:不好意思,補充報告,因為配樂大師半野喜弘在現場。因為我演演演演得越來越開心,就寫一堆歌,「古早古早一隻黑狗,生得加緣投,無歹無誌跑去慢跑,無聊就跑來阮叨說要long stay,趕都趕不走」(全場大笑),反正寫一堆歌啦,拿給導演看,導演就眉頭一皺,這到底是前世的因緣,還是命運的糾葛(笑)… 後來知道配樂是半野喜弘,我就閉嘴了(全場笑)。

 

聞:那你寫的這些歌會… 

朱約信:報告一下!下下禮拜三,11/28我們在西門町紅樓後面的大河岸,有辦一個黑狗超級趴,黑狗搖滾趴,我的樂團還有柯董(濁水溪公社主唱),我們都會去唱,可能會送電影票,可能會抽獎送一隻狗啦…(全場笑)希望大家統統來。

聞:謝謝各位參與,祝福你們票房長紅。

_MG_9061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