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簷下的她

導演:丁朱里

丁朱里_小金馬 (1)

Q:電影的靈感從何而來?

A:來自一個主人和他的小貓的寓言。本來小貓獲得主人全部的愛,後來主人帶新的小貓回家,原本這隻就失去主人全部的愛。有天,主人去上班在玄關穿鞋嚇一跳,因為鞋子裡有隻死老鼠,主人很生氣,一定是原本那隻小貓在報仇,就把牠打了一頓;隔天主人更驚嚇,因為鞋裡出現一隻皮被剝掉、全身都是血的死老鼠。這故事就到這邊為止。對小貓來說,主人誤會了牠,小貓想找回主人的愛,把牠認為是美食的老鼠送給主人,沒想到被主人打;牠就想,一定是主人覺得有皮的老鼠吃起來不方便,就把皮剝了送給主人。

我20歲左右聽過這個故事後忘不了。兩邊的心理都可以理解,可是彼此關係已經到了沒辦法恢復的狀況,所以這是個令人難過、很哀傷的故事。我是以「想要讓這兩個能彼此理解」的心情為出發點來寫這個故事,所以整部電影一直到故事結尾為止,可以說是這兩方尋找和解的過程。

Q:什麼時候開始真的下筆寫劇本?

A:我一直想寫,大概在2010年完成大概,但後來寫不下去,直到2012年秋天才下定決心,花了5個月時間寫完。

Q:中間是什麼轉捩點讓你下定決心?

A:原因很簡單,那時有個劇本招募(笑),由韓國藝術綜合大學跟CJ(韓國重要的電影製片商、發行商)一起合辦。

Q:又是怎樣才得以拍攝?

A:我把故事寫成大綱去投稿,我是被初選中的5個劇本,再花4個月時間發展成完整劇本。最後,韓國藝術綜合大學再跟CJ從中挑出1部,合作出資拍攝。可是這時候我落選了。雖然落選了,但李滄東導演是學校端的製片,也是評審委員,他把我找去說,雖然落選很可惜,但這片子還是可以用小規模拍。

Q:李滄東導演本身也是這部片的製片,他對這部片有哪些建議或幫助?

A:我很感謝李滄東導演,落選後我覺得灰心喪志,認為這劇本沒有變成電影的一天。李滄東很懂這故事的意義,給我這機會把劇本變成電影,甚至擔任製片。雖然他沒有給予很具體的幫助,但他就像很可靠的後援,幫我細心檢查很多問題。我以前都是拍短片,第一次拍長片,對長片的節奏不熟悉,長片若什麼都想做好的話,可能就會失去應該有的節奏;李滄東導演給我最大的幫助,是告訴我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抓到片子的平衡感,讓我體會到電影最重要是呼吸與節奏。

Q:片中裴斗娜飾演的是個女同志警察,在我的理解中,韓國電影很少出現女同志,更何況是警察這樣極度父權主義的職業,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安排?

A:這部片我最想告訴大家的,是兩個孤獨女生互相療癒、成長的過程。我會設定這兩個角色的背景,譬如金賽綸是媽媽逃亡、爸爸施虐的少女,裴斗娜身處眾多警察、非常陽剛的環境,卻是一個女同性戀。其實是為了讓她們都更寂寞。其實就是小貓那個寓言,我是為了讓她們走到最後能彼此理解的收尾,來設定前面的故事。

Q:這部片找到裴斗娜與金賽綸兩位非常好的演員,是怎麼找到她們的?

A:一開始寫劇本時,完全沒想到有機會和這樣的演員合作(笑)。電影決定開拍後,他們問我誰最適合,我就說最適合的就是裴斗娜跟金賽綸,反正只是提案而已。那時裴斗娜在倫敦拍《雲圖》(Cloud Atlas,2012),透過認識的人把劇本輾轉寄給裴斗娜,結果才寄出3小時,裴斗娜就說我要演,我就覺得「Oh My God」,她真的要演嗎?!裴斗娜就這樣加入了。

可是金賽綸一個月都沒給回覆,其實她本人不想演,但她周邊的人勸她要演。我就想說看來沒希望了,便去作徵選,大約看了500多個小孩,實在找不到真的合適的;眼看開拍日期即將到來,只好從500人篩出5個,再來硬挑1個。結果這時非常偶然地再跟金賽綸聯絡上,但我其實是要問別的事,金賽綸的媽媽問我們,你們還沒找到這個角色嗎?那我再去問一下金賽綸好了,結果這次她就答應了。

我認為金賽綸很聰明,她應該知道這部片不好演,也不好拍,拍攝過程會很辛苦。也許金賽綸聽說我們一直找不到才接,我後來有問她為何改變心意,她說感覺好像這是我應該要演的,只有她才能勝任。能跟這兩位演員合作,我非常幸運。

Q:片中金賽綸的角色有很悲慘的遭遇,末段也有一些非常不像14歲小女孩應該具有的想法與行為(註:電影在韓國列為限制級,18歲以下不能看,金賽綸無法進戲院看)。這部分導演是怎麼跟她一起去理解、詮釋這個角色?

A:最重要的是,金賽綸本身是個非常有才華的天才演員,非常有內涵的小女生,雖然她年紀很小,但光看《等待回家的日子》(A Brand New Life,2009)(金賽綸的第一次演出)這部片就讓人印象深刻。金賽綸拍這部片時,足歲才13歲,但她對表演的天生敏感度,讓她可以抓住這角色所需的要素。

不過,我們在聊角色時,我對金賽綸說得很直接,畢竟她很成熟、聰明,因為這角色的成長環境很痛苦,如果金賽綸把自己設身處地想成這個角色,她是會受傷的。我們一邊拍會跟她聊,你現在心情怎麼樣等等,全部的人會想辦法保護金賽綸,尤其一些比較激烈的戲,如她被爸爸虐待,都特別有注意她的狀況。現場一直有心理治療師,金賽綸的媽媽也在現場。

電影的第一次

Q:第一次感受到電影魔力的電影?

A:國小二年級第一次在電影院看到一部片叫《外星人雷應》(Wuroi-mae From Outer Space,1986),這是一個怪物機器人的故事,其實是給小朋友看的。這是我生平第一部看的電影。為什麼忘不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進戲院,這麼大,又黑壓壓的空間,在一個大家把燈關掉、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底下,突然後方一個光束打出來,這面黑色牆壁突然發光,出現了影像!很新鮮,很新奇的第一次體驗。

第一部讓我產生「我以後是不是也要拍電影」的觸發點,是路易馬盧的《烈火情人》(Damage,1992),國中二年級看的,雖然不是這年齡該看的片(笑)。(Q:這部片有不少裸露,你怎麼進去的?)很容易就進去了,蹺課去的,待在電影院老師就找不到(笑)。那時電影院不清場,我一天把這片看了3次。不是因為這片很性感我才喜歡,而是片中演員的臉與聲音、音樂,帶給我很大的情感與感官刺激,特別是最後茱麗葉畢諾許的特寫,一直留在我的腦海之中。

映後座談

給金馬的話

丁朱里

創作者介紹

金馬影展

金馬國際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